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人@行者

一个散漫的路人,欣赏一路的风景; 一个匆匆的行者,收罗行走的乐趣......

 
 
 

日志

 
 

[组图]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2008-11-25 19:10:34|  分类: 11道路工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组图]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中印公路Ledo Road),又称列多公路雷多公路利多公路,是在二战期间,日军切断滇缅公路后修建的,从印度阿萨姆邦雷多镇出发,经缅甸克钦邦密支那抵达中国云南昆明的一条公路。是二战中中国战区的军事供给线,通过这条公路,西方盟军源源不断地给中国提供军事供应。整个列多公路修建耗资148,910,000美元,有2000余名军人牺牲在这条公路上,“这是美军自战争以来所尝试的最为艰苦的一项工程。”1945年初,蒋介石为了纪念史迪威将军的贡献,建议将这条重庆“中央政府”接受抗战物资补给的唯一国际通道命名为“史迪威公路”。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缅北滇西作战要图
  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全世界范围内如火如荼地进行。日军于当年9月占领了印度支那北部,切断了从这里到云南省的滇越铁路;次年5月,当史迪威将军带领第一次缅甸战役失败的中国远征军残部回到云南之后,日军又切断了滇缅公路。自此,外界援助中国的两条重要交通线均已无法使用,中国用以和日军作战的外援物资只能通过飞越喜马拉雅山的“驼峰航线”来得到补充。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史迪威将军
  然而“驼峰航线”是空运航线,不但运输物资有限,运行成本也很高。在这种情况下,史迪威将军别无选择,只能谋划从印度经过缅甸北部修建一条到达中国的公路,重新建立起陆上运输线。
  早在1941年日军开始威胁滇缅公路的时候,美国陆军就曾派遣一位工程师约翰.奥斯兰前来研究修建从印度经缅北到达中国的公路的可能性。奥斯兰经过实地考察后得出结论,这条路的工程难度非常大,现在史迪威将军不得不着手修建这条穿越原始丛林的公路。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修建公路的消耗是巨大的
  史迪威面临的困难有两个方面:一方面,这条路将穿越世界上地形最为复杂的地区。缅北地区处于喜马拉雅山脉的余脉,不但高山峡谷众多,而且大多数地区覆盖着热带雨林。该地区气候多变,疟疾横行,蚂蟥、伤寒病菌随处都是,而且一年中有半年时间是雨季,人的生活条件尚且不能保证,工程条件就更差。另一方面,缅北地区仍然为日军所占领,公路的修筑将不断受到日军的骚扰。面对这些困难,史迪威将军制定了如下的战略:展开缅北战役,与此同时从印度开始修建公路,争取早日控制缅北地区的主动权,保证中印公路的贯通。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很多建筑材料都是就地取材
  中印公路从印度阿萨姆邦的列多镇开始,向南穿越缅北的派凯山脉和胡康谷地、孟供谷地,最后在巴莫东边与滇缅公路相连。从列多到昆明,总里程1079英里。
  1942年底,退入印度的中国远征军在印度北部改编为驻印军,接受美军训练与大批美式装备,兵员素质和士气大幅提高,至1943年,兵力已达两个军。为再次入缅作战,卫立煌将军奉命在云南境内重组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部,以第十一、二十两个集团军十六万人组成第二期远征军,拟由印度东北部和滇西两个方向对进,在英美陆空军协助下,重新打通中印缅公路。
[组图]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骡马也是重要的辎重工具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C-47运输机为工兵空运物资
  1943年8月,魁北克国际会议决定向缅北日军发动进攻,军事行动由中国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承担。中国驻印军总指挥是史迪威,副总指挥是郑洞国。9月,中国驻印军由印度北部出发,向缅北孟供推进,连战连捷。云南方面的中国远征军由滇西进击,强渡怒江,翻越高黎贡山,攻克日军设防坚固的滕冲、龙陵。10月下旬,中国驻印军向缅北进行反攻。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由云南向怒江以西日军反攻。8月,中国驻印军攻占缅北重镇密支那。
[组图]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修公路的同时仍要备战,图为中国士兵在美国M4坦克上
  就在第二次入缅作战进行的同时,列多公路的修建也在抓紧进行,与公路的修建同时进行的还有一条输油管路。美方对工程总负责的是陆军准将刘易斯.皮克,参与施工的主要是美国陆军209、236工兵营,中国方面则有10、12两个工兵独立团参与施工。值得注意的是,美军的工程人员主要由黑人组成,他们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美军战后废除有色人种单独编制的制度。
[组图]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在丛林中施工的中美士兵
  施工的过程异常艰苦,一般来说,先由中国工兵在在丛林中开路,美军紧跟其后,探索出一段道路后由空中力量至少开拓出30米宽的道路,然后再由工兵们将道路延长10-15英里。另外还有专门的部队负责修建桥梁。根据后来的统计,整个修路过程中,工兵们共搬运了13500000立方码的土方、1383000立方码的沙子,修建了700座桥梁,包括战争中修建的最长的浮桥(1180英尺)。
  1945年1月27日,中国远征军和驻印军在缅甸芒友会师,与此同时,美国工兵236营B连也完成了列多公路与滇缅公路的连接,自此中印缅公路完全打通。此前不久的1月12日,皮克准将带领一支由113辆车辆组成的车队,从列多出发,浩浩荡荡地向中国云南进发,途中因中日两军的最后交战而耽搁了数日,最终于1月28日到达中国昆明,这标志着列多公路已经正式投入运营了。此后不久,蒋介石为了纪念史迪威将军的贡献,建议将滇缅公路和列多公路命名为“史迪威公路”。
[组图]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组图]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滇缅公路与列多公路路口
  不过战争的进程和大多数人在1942年所预料的不同,几个月后美军向日本投放了两颗原子弹,第二次世界大战比意料中更早的结束了,因此列多公路的战争使命也随着战争的结束而告一段落,在战争结束前,共有26000辆卡车和129000吨物资经由列多公路运往中国。现在这条公路依然存在,大多数路段仍然畅通无阻,当然,它现在已经不是作为战争物资运输线而存在了。
[组图]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组图]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组图]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列多公路
  整个列多公路修建耗资148,910,000美元,有2000余名军人牺牲在这条公路上。公路修成后升任少将的刘易斯.皮克说:“这是美军自战争以来所尝试的最为艰苦的一项工程。”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史迪威”标识的绝不仅是一条公路,更是一条生命线。既然是生命之路,注定要用血肉之躯铺垫 
  “欢迎你来,把血肉脱尽!”
  这句话取自穆旦(又名查良铮,1918-1977)的名诗《森林之魅――祭胡康河上的白骨》。二战中,诗人曾作为中国远征军的译员,随军入缅甸作战。
  从1942年1月到3月,为了增援在缅甸被日军围困的英国军队,避免中国西南通道被掐断的命运,中国远征军首次入缅作战。然出境之初,远征军打过令盟军刮目相看的胜仗,也遭遇连串的失利。结果,十万大军仓皇退入被称为鬼门关的“野人山”,半数活生生的血肉之躯,化为再也走不出热带雨林的冤魂。
  于是才有了诗人穆旦笔下,人和森林惊心动魄的对话。
  曾任远征军代总指挥的杜聿明回忆,“一个发高热的人一经昏迷不醒,加上蚂蝗吸血,蚂蚁侵蚀,大雨冲洗,数小时内就变为白骨。官兵死亡累累,前后相继,沿途尸骨遍野……”《森林之魅》中,凄壮的意象令人震撼:在阴暗的树下,在急流的水边,逝去的六月和七月,在无人的山间,你们的身体还挣扎着想要回返,而无名的野花已在头上开满。
  失利后的中国远征军残余大部退入印度,后改编为中国驻印军。中国西南的陆路生命线被切断,也由此才有了驼峰航线的悲壮故事。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然而“驼峰航线”是空运航线,不但运输物资有限,运行成本也很高。在这种情况下,时任中国战区参谋长的美国人史迪威别无选择,只能谋划从印度经过缅甸北部修建一条到达中国的公路,重新建立起陆上运输线。
  为了这条生命线能够修通,重组的中国远征军西出云南,中国驻印军则从印度进入缅北,由此出现了战争史上罕见的路修到何处仗就打到何处的情况。
  早在1941年日军开始威胁滇缅公路(从云南经缅甸仰光出海)的时候,美国陆军就曾派遣一位工程师约翰·奥斯兰实地考察研从印度经缅北到达中国的修建公路的可能性。如今史迪威将军必须解决当初令奥斯兰非常头疼的问题:穿越曾令数万中国远征军丧命的原始丛林。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施工的过程异常艰苦,一般来说,先由中国工兵在丛林中开路,美军紧跟其后,探索出一段道路后由空中力量至少开拓出30米宽的道路,然后再由工兵们将道路延长10~15英里。另外还有专门的部队负责修建桥梁。根据后来的统计,整个修路过程中,工兵们共搬运了1350万立方码的土方、138.3万立方码的沙子,修建了700座桥梁,包括战争中修建的最长的浮桥(1180英尺)。
  这条当时被称为雷多(印度起始点)的公路修建耗资1亿4891万美元,有2000余名工兵牺牲在这条公路上。公路修成后升任少将的刘易斯·皮克说:“这是美军自战争以来所尝试的最为艰苦的一项工程。”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1945年1月27日,中国远征军和驻印军在缅甸芒友会师,与此同时,工兵部队也完成了雷多公路与滇缅公路的连接,自此中印缅公路完全打通。
  中印缅公路打通时,一位驻印军随军记者随开往昆明的车队采访。临行前,他去看望驻印军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问有什么东西需要带回。
  孙立人回答,看看昆明市上有没有卖冥钞的,记者有些诧然,孙立人苦笑:“并不是我迷信,只是我实在不知道如何表达我对为了这场胜利而战死在外国荒山密林中的那些忠魂的哀思……”
  此后不久,蒋介石为了纪念史迪威将军的贡献,建议将这条重庆“中央政府”接受抗战物资补给的唯一国际通道命名为“史迪威公路”。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中印公路在中国境内为320国道,起点在云南昆明,分为1945年建的旧中印公路(即为史迪威公路)及1946年建的新中印公路(腾密公路),旧中印公路前段昆明到缅甸木姐跟滇缅公路共线,后而转往密支那往印度雷多,[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全长2125公里(中国内为850公里,国外为1275公里)网络上常写的1220公里为缅甸木姐到印度雷多的距离,新中印公路为1946年完工,昆明至保山跟滇缅公路同线,而后由保山转往腾冲直线开往密支那再往印度雷多,又称腾密公路,全长约295公里(中国境内约180公里,境外约115公里)。
  里程(旧中印公路)
城市名  距起点距离
云南昆明  0 
云南安宁  33
云南楚雄  168 
云南南华  204 
云南大理  378 
云南永平  478 
云南保山  579 
云南龙陵  721 
云南潞西  748 
云南畹町市 833 
缅甸木姐  905 
缅甸八莫  1048 
缅甸密支那 1160
缅甸新平洋/新辈洋 1960 
印度雷多  2125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印度重修史迪威公路
  2007年4月19日,路透社从印度东北部城市列多发出一条消息称,印度已经着手重修全长约1700公里的中印战略公路——史迪威公路。
  分析人士指出,一旦史迪威公路重新通车,不仅可使中国西南与印度东北的古丝绸之路焕发活力,而且可以加速两国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发展。

重修计划拖了10年
  提到史迪威公路,熟悉二战历史的人都不会陌生。1942年4月,日本军队占领缅甸,切断了盟军向中国运送物资的滇缅公路。为了突破敌人的封锁,时任中国战区总参谋长的美国将军史迪威,主持修建了一条连接印度和中国的公路。这条公路始建于1942年12月,经过两年多披荆斩棘的努力,终于在1945年初正式通车。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据记载,中美运输队利用这条公路在枪林弹雨中为中国抗日战场运送了5万吨物资,是名副其实的“抗日生命线”。
  其实,印度重修史迪威公路的想法大约在10年前就有了。据报道,1998年,印度东北地区的7个邦就签署了一份合作计划,准备重修史迪威公路。
  1999年“中印缅孟论坛”成立时,四国曾计划修复史迪威公路,并将其作为亚洲公路铁路网建设的一部分。
  当时,由于中印关系受到了印度国内保守政党的干扰,该计划一直没能实施。直到2004年,印度国内对重修中印战略公路的想法又被人提起。
  然而2004年1月,缅甸边贸部长要求印度暂缓考虑重修史迪威公路计划。该部长在参加印度阿萨姆邦的一个贸易洽谈会上表示,重修计划过于庞大,并且可能影响印缅之间的边贸,因此必须从长计议。
  2005年2月,中国云南省商业代表团访问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邦,展开经贸交流。印度商业人士认为,此时中印双方都已经注意到史迪威公路的战略意义,《印度时报》评论说:“中国伸出了试探的金手,印度没有理由不接。”
  专家指出,这次印度是真正下了决心。据报道,今年初,印度出台了新的“东北工业和投资促进政策”,以加强印度东北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联系。
  3月,印度商会东北分会透露,15家泰国公司正着手积极投资印度东北的基础设施、IT和旅游领域。据了解,印度边境道路组织目前正投资50亿卢比,在印度东北修建与史迪威公路相联系的路网。[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中缅也很重视这条公路
  史迪威公路以其巨大的发展潜力吸引着中印缅三国,中印两国曾先后数次倡议重修。中国政府尤其是云南省地方政府不断积极推动,不仅多次对云南省境内昆明至保山、腾冲的公路升级改造,并选择新路线,修建了更为笔直宽阔的昆明至大理、保山的高等级公路,而且主动帮助缅甸重建腾密公路,以解决史迪威公路全线贯通的最大困难。
  史迪威公路能否真正重现昔日辉煌,缅甸政府的态度也十分关键。从目前状况看,如果要使其实现全部恢复通车,难点在缅甸密支那到印度列多之间的400多公里长的路段。一旦这个难点得到解决,中国境内和中国至缅甸密支那的路段年内就可能实现完全通车。
  云南省腾冲县官员去年年底就对新闻界表示,腾冲至中缅边界4号界桩73公里和从4号界桩至缅甸境内密支那95公里的路段将于2007年底完成,屇时史迪威公路的北段将基本修通,其中中国境内的大部分路段已是高等级公路(据悉,这条路在中国境内的路段是680公里,由昆明至中缅边境。中国已经将这段路扩建成6车道的快速公路,而且也协助缅甸重建了缅甸境内的大部分路段了)。缅甸境内的路段地形复杂耗资巨大,中印两个大国不可能指望缅甸独自修建境内的路段。因此,一个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由中印牵头联合缅甸等国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加快重开史迪威公路的进程。[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重修中印公路意义重大
  史迪威公路是连接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当今世界上人口最多、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的最便捷通道,是中国走向南亚大市场最便捷、最具经济吸引力的陆路大通道。
  中印边界绵延数千公里,却没有一条畅通无阻的陆上通道,这大大束缚了两国的人员和经贸往来,也限制了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经济的发展。
  印度国会议员阿罗恩·萨马前不久表示,重开史迪威公路,可以把中国东部和东南亚的新兴生产基地与印度及南亚其他国家的广大市场连接起来。
  一旦史迪威公路重新通车,不仅可使中国西南与印度东北的古丝绸之路重新焕发活力,而且可以加速两国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发展。届时,中印贸易的运输和时间成本将大为降低,不仅可以打开印度与中国的直接商贸往来,还可使中、印、东盟三个最具活力的亚洲市场相互衔接,中印战略公路完全有可能成为三者之间的商业干道。中印贸易总额2006年已达到250亿美元,但通过陆路交通的贸易仍然滞后。史迪威公路重开之日,也是中印真正成为利益和命运共同体之时,Chindia(两国国名英文缩写)时代也许真的会到来。(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历史] Ledo Road:丛林中用鲜血铸就的运输线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评论这张
 
阅读(26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