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人@行者

一个散漫的路人,欣赏一路的风景; 一个匆匆的行者,收罗行走的乐趣......

 
 
 

日志

 
 

[组图] 古道变迁 演绎千年传奇  

2009-03-21 01:35:44|  分类: 11道路工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组图] 古道变迁 演绎千年传奇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感谢橙色的音符
  湖南省长沙至宁乡这条公路,我曾养护过十多年。望着东西看不到的尽头,和那些不知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的密集车辆,我常常陷入了沉思。眼前这条路从什么时候开始承载着人们匆匆的步履?像珍珠一样穿缀在长宁路上的惊马桥把望城和宁乡两县紧紧相连,那桥边枯荣的杂草、桥上质朴的栏杆,默默无语,又有谁能探知那些久远的故事?
  惊马桥的两头掩映在茂密的树丛中,桥下,湘江的支流八曲河潺潺流过,不远处,有渔人驾着小船悠闲地下网。曾几何时,那位紧夹赤兔马,手持青龙偃月刀的红脸将军,因为木桥的弹性使马匹受惊,不由得把眯着的双眼微微睁开。关公奉命战长沙,踌躇满志之时,竟然也曾流连此处的美景。
[组图] 古道变迁 演绎千年传奇  - 路人@行者
  清光绪《善化县志》载:“县西六十里通宁大路,相传汉关侯入长沙过此,马惊逸,士人名‘惊马桥’。”善化是旧称,今天的湖南望城即属善化。此地流传一副地名联:
  惊马桥,桥上马,马行无力皆因瘦;
  黄泥铺,铺内人,人不风流只为贫。

[组图] 古道变迁 演绎千年传奇(转)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现在的惊马桥)
  我不知道历史是否像八曲河一样真的在这打了一个湾,关公是否真的在这里勒马稍歇,但我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古道宽6尺左右,由碎石头和泥铺就,由1~1.5尺宽、长短不一的麻石板铺接成的石路镶嵌在古道中间,形成了路中有路的独特风景。厚重的麻石板早已被过往的商贾差驿的马蹄磨得溜光平滑,中间也有被当地一种叫“土叉子”的独轮车碾出的长长深深的辙痕。
  古道跨过大河小溪,蜿蜒着伸向远方。有水便有桥,古道上相隔不远便有些或长或短的坚实的木桥。枫树桥、百若桥当时都十分有名,而惊马桥则因其结构独特,犹显得巧夺天工。惊马桥有长长的两跨,河中的石桥墩上,支撑着很大的木头,桥面也是由碗口大的原木铺成,上面再铺着砂浆,十分平整。直到解放,修建长宁公路时,惊马桥才最终被拆除。现在的惊马桥,是原址上新建的混凝土梁桥。古道已被宽阔平坦的319国道取代,老桥也早已换了模样,那些或巍峨霸气或小巧古朴的木桥,只留在了老人们深深的记忆里。
  商贾的发达给这条长沙至宁乡的古道留下很多叫“铺”的地名,直到今日还在沿用。从长沙数来,依次有:青山铺、桥头铺、枫树铺、白若铺、黄泥铺、油草铺、夏铎铺、历经铺……仅看这些“铺”名,就不难想象当时五里一堆、十里一铺的热闹景象。在那个时代,这该是一条多么重要和繁忙的驿道啊!只是后来,古道积难深重,像一条病入膏肓的巨龙,麻石被盗走,路基被挖断,甚至杂草也长到了路中间,古老的中国也已经老气横秋奄奄一息。
[组图] 古道变迁 演绎千年传奇(转)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曾经古道的麻石)
  上世纪初,两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葛衣长袍,冒着1917年酷暑火毒的太阳,匆匆地从破败的麻石路上走过。他们各携带一把雨伞和一个小布包袱,虽然走得快,但看到那些在田地间耕种的乡亲,或是传出朗朗书声的学堂,他们就停下来,彼此交谈一阵。这两个青年,其中一个在32年后缔造了一个伟大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的,那个青年就是毛泽东,与他同道的是他的同学萧子升。为了了解中国国情,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他们凭借一股恰同学少年的热情,从长沙出发,游历了宁乡、安化、益阳、沅江、长沙5县。长宁公路正是他们这次游学开始的地方,白若铺的农家至今还流传着他们访谈的故事。他们虽然身无分文,却心忧天下,通过游学的方式加深了对中国农村的了解,懂得了祖国苦难深重的根源。毛主席以后提出“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伟大思想,或许正是在这样一条古道上碰出了最初的火花。
  今天的我无从考证他们走过这条古道时的匆忙,却可以猜测出他们经过时步伐的坚毅。道路的坎坷坚定了伟人的信念,一条平凡的路因此变得不平凡。
  大约是1934年左右,湖南国民政府制订了“筑路防共”的公路政策,迅速建起了以长沙为中心的公路网,并终于在1937年拉通了影响深远的“湘川公路”,长宁公路自然而然的成为这条著名公路的起始段。可是当时的国民政府万万没有想到,防共未果,日寇已兵临城下。
  日军曾多次对长沙进行围攻,国民政府苦无抗敌良方,天真地使用焦土抗战,1938年文夕一场大火夺去3000多条无辜的生命,毁灭了无数价值连城的文物古迹,最终也没有保住命运多舛的长沙:1944年长沙沦陷。为了争取逃跑的时间,避免日军顺道攻入常德甚至陪都重庆,国民政府以保甲为单位,强行征集沿线的百姓对长宁公路进行破坏,每隔半华里就把路挖断,将桥梁炸毁(惊马桥不知什么原因却没有在当时被炸掉)。尽管如此,还是没有阻挡日寇的铁蹄。鬼子来后,那些刚刚把公路挖断的农户,又被抓来填坑修路。为了保证湘西会战的战略供应,日军非常重视长宁公路的畅通,在现在雷锋镇桥头铺和白若铺镇都驻有兵站和运输站。日军还时常在公路附近扫荡。因为当地人都穿青色家绩布,日军常是看见穿灰布衣服的开枪就打,奸淫掳抢,无恶不作。
  天道昭昭,全国人民浴血抗战,终于将日寇从国土上赶了出去。抗日胜利后,国民党再次对长宁公路进行了修复养护。由于时政腐败以及修路材料短缺,养护这条道路变得十分艰难。修路的石头哪里来的?养路班架一个大称,收!老百姓们把自己在耕地翻土时碰到的石头都攒起来,攒多了,就卖给养路班。
  路修好了,要延长通行时间,就得加强管理。这里,就免不了要说一个民国时期“治超”的故事。新修的公路和古道并立而行,快解放的时候,古道上的麻石板已经不齐全了,而且新路到底比古道平直坚实得多。老百姓推着“土叉子”总爱往新道上推。这种“土叉子”的木质独轮上有又厚又窄的铁边,独轮的木轴被一个叫“洋耳朵”的装置固定在车梁上的一个“凹”里。一人一车最多能推五六百斤的货物,此刻,木轴就在车梁凹里执拗地唱起歌来。满载的独轮车推上新路,一次就能碾出一条沟,货固然重,但也可以想象当时公路的质量。
  当时的养路班早已规定,超过100公斤的“土叉子”只准走古道不准上新路。1949年农历四月的一个上午,一辆“土叉子”又在新路上唱歌的时候,养路班的几个人怒气冲冲地跑过来,二话不说就把“洋耳朵”取走了,车上满载的稻谷倒翻一边。推车人不甘心,抓着拿“洋耳朵”的人不放,双方便扭打起来。这时候一个叫齐细九的人站了出来。此人是北京傅作义部队的一个军需,因部队被打散,他便逃回家乡,平常有恩于乡里,威望比较高。齐细九最后出面解了围,“洋耳朵”被发还给车主。这次治超也以失败告终。
[组图] 古道变迁 演绎千年传奇(转)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土叉子的改进型)
  解放后,人民政府十分重视交通发展,立即对公路进行了修复,成立了专门的公路养护机构。只可惜1958年“大跃进”修水利,这段古道残余的麻石被全部拉到附近的一个水库修了坝基,竟然一块也没有留下,1962年的长宁公路,砂石路面被改造成沥青路面,1982年民工俭勤又把油路改直,1991年,政府又将沥青路面改造成水泥混凝土路面。这时候这条路已不再叫做长宁公路,它成为了319国道的一部分,成为南中国东西交通的脊梁,成为拉动中国发展真正的巨龙。
[组图] 古道变迁 演绎千年传奇(转)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1980年前的长宁公路)
  我从网上下载了一个数据,数据记载了这条从厦门出发,通往天府之国成都的319国道,到长沙是1214公里,抵达宁乡县城为1261公里。而我们所养护的雷锋镇至惊马桥是长宁公路中间望城这一段,实际里程却是1174公里至1189公里。有趣的是,根据网上的资料,设在1174公里处的雷锋故居和纪念馆竟然不在长宁公路上了。那么,是不是网上写错了呢?
  我想,应该都没有错。历年公路的改造,千里战线上的公路人洒下辛勤汗水,让这条路少了不必要的弯,降了不必要的坡,全线高等级路面的提升,特别是大部分路段已新修了高速公路,公路变短不但在情理之中,而且正好印证了公路的快速发展和档次的提高。以前很远的地方,现在已经变得很近。
  2008年,长沙市提出了“打造先导区,建设大河西”的口号,把长沙的发展重心从东向西转移。从长沙到宁乡,已不再只有319国道一条路了,早几年修筑的长常高速就通过宁乡,不久前又有城市一级主干道“金洲大道”建成通车,双向六车道从长沙直达宁乡。“长花灰韶公路”也正在建设当中。到时候从长沙到刘少奇的故乡花明楼,到温泉胜地灰汤,到毛主席的故乡韶山,便可一路飞达。
  长宁公路的名称也在变化,长沙至雷锋镇这一段,已改名叫枫林路,甚至还有提议叫“五一路”的。这段公路的拓宽改造正如火如荼地进行,长宁公路已成为长沙市的一条街道,公路的管理也将划归市政公司,不再由公路局养护了。
  路在不断地变化。这条从历史中走来,经历了沧桑的长宁公路,将来会是怎样的热闹和繁华?那经历风吹雨打的惊马桥,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期待着。

重上惊马桥,重走长宁路,我想用一首自己写的诗来结束本文——
  惊马桥的传说
  
  是哪位将军的马在此
  咴咴长啸
  高高地扬起双蹄
  是什么惊动了它
  
  是河畔垂柳依依
  农舍炊烟
  蓦然的犬吠
  是蜿蜒而去
  鱼儿跃出
  滔滔的八曲河水
  或是那柳丛中
  突然驾出的小船
  唱起渔舟晚归
  还是那养路人的铁铲
  碰崩一粒石子
  打破了千年的沉醉
  
  我们可以看见
  那马后腿立在桥上
  高高地扬起双蹄
  将军眼望着远方
  五绺长髯被风美丽地
  吹起

[组图] 古道变迁 演绎千年传奇(转)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关公战长沙)
[组图] 古道变迁 演绎千年传奇(转)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319之夏  王诫逸摄
[组图] 古道变迁 演绎千年传奇(转)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319之秋  王诫逸摄)
[组图] 古道变迁 演绎千年传奇(转)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319之冬  王诫逸摄)
[组图] 古道变迁 演绎千年传奇(转)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更多精彩,欢迎继续阅读
[原 创] 古道 . 边城 . 新高速
[原 创] 公路——文化与技术完美结合的梦境
[历 史] 三峡古栈道探幽
[历 史] 绝壁上的史诗 永远消逝的三峡古栈道
[组 图] 华东第一徒步线路——徽杭古道
[文 化] 寂寞灞桥 外 灞桥风雪

  评论这张
 
阅读(213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