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人@行者

一个散漫的路人,欣赏一路的风景; 一个匆匆的行者,收罗行走的乐趣......

 
 
 

日志

 
 

[杂谈] 中国第一条公路 风雨百年长潭路(12P)  

2012-11-30 01:26:17|  分类: 11道路工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谈] 中国第一条公路 风雨百年长潭路(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一百年前,中国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公路——长潭路动工在即。一百年后,全长109公里、号称中国最长的城市主干道——芙蓉大道已经连通了长沙、湘潭两市。百年沧桑的长潭路,因其不断的发展,带来了长株潭城市群的持续繁荣,加快了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进程;饱经风雨的长潭路,用其独特的方式,讲述着中国改革开放和工业化、城市化运动的历史变革故事。音符随路跃动,精彩因路延伸——飘逸如带、平坦如砥的长潭公路在不断自我升华和超越中实现着美的嬗变,不断给我们呈现着它华丽的转身。
  众所周知,我国古代没有航空运输、铁路运输,就连公路运输都没有。中国的第一条现代公路一说是山东的台柳路,另一说是广西的龙镇路,而据史载,第一条真正由中国人自己设计、建造的标准汽车公路,是1913年修建的湖南长潭公路。长沙至湘潭公路作为现代公路运输的开端,在我国公路史上的重要地位是没有争议的,也是公路学术界公认的。百年荜路蓝缕,百年春华秋实,百年光荣历程,长潭公路所体现的历史一幕,必将载入史册!

[杂谈] 中国第一条公路 风雨百年长潭路(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中国现代公路的开山之作——长潭军路
文 橙色的音符

  瑟瑟的冬日,天空一副要落雪的面孔。我站在湖南人民体育场的协操坪旧址碑前,看着街道上如织的行人,不禁臆想着那些我不曾经历过的旧事。
  协操坪,原为清末新军二十五混成协四十九标、五十标驻地操坪。为方便驻防和操练的需要,在操坪西侧城墙上新开一门,取“整军经武”之义,命名为“经武门”。民国后操坪荒废。1939年、1944年日本侵咯军两次攻占长沙时曾在此修筑临时机场。1946年国民政府将临时机场正式扩建为机场。1948年再度扩建,跑道长1500米,机坪长200米,宽30米,为湖南最早的民用机场。1958年改建成矩形广场,占地5.1万平方米,为省会人民举行大型集会的场所,名东风广场,现为湖南省人民体育场。
  这些,在碑记上记载分明,然而,铭文中却忘却了关于协操坪的一件大事:这里是中国第一条现代公路长潭军路的起点!
  在中国公路史上,长沙至湘潭的军路的修建,是开我国按通行汽车标准修建现代公路之先河。也就是说长潭军路是我国现代公路的开山之作!

  说到长潭军路,就不得不提一个人,这个人曾经任两广督军,三次出任湖南督军兼省长兼湘军总司令,授上将军衔,陆军大元帅。如果这还不能说明他的显赫,那么再罗列他的一些家世,他的老爹是清末做过陕甘总督、两广总督、闽浙总督、直隶总督的谭钟麟;陈诚是他的女婿;没有他做媒,宋美龄还不会嫁给蒋介石。
  这个人就是谭延闿,谭延闿字祖庵,湖南茶陵人。1904年,谭延闿参加清末最后一次科举试,中试第一名贡士,即会元,4月参加殿试,名列前茅,他原本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状元,只因慈禧太后不满意,心想刚刚杀了一个湖南的谭嗣同,又来一个姓谭的,不成。谭姓是一大忌讳,到手的状元送给了广东人刘春霖。
  辛亥革命以武昌首义,迅速席卷全国,腐朽的清王朝摧枯拉朽一般土崩瓦解,紧邻武昌的湖南长沙,也顺应潮流成立了军政府,谭延闿虽然是立宪派,但由于名望很高,被推举当上了湖南督军。从此后,他不但开创了湘菜中至今仍奉为经典的祖庵菜系,留下了作为民国四大书法家之首的飘香翰墨,更为湖南乃至中国,留下了一条载入公路史册的长潭军路。
  辛亥革命砸破了一个旧世界,却没有给中国带来光明的天空。在军阀混战群雄割据的民国初年,作为湖南的“一把手”,谭延闿认识到了公路交通对军队极其重要作用。长沙和湘潭是湖南的重镇,掌控了长潭就稳定了湖南。而当时长沙和湘潭的联系,主要靠湘江水路运输,湖南地处军阀混战的中心,军情瞬息万变,军资运输繁重。因此亟需一条便于调动军队、便于作战联系长潭的现代化军路。
  1913年春,在谭延闿的主持下,湖南军路局成立,军路局成立后立即着手修建长沙至湘潭的军路。路线自长沙市原四十九标营房协操坪起,经韭菜园、黄土岭、新开铺、大托铺、暮云市、跨越粤汉铁路,再经易家湾、团山铺、五里堆至湘潭市对河(东岸)的盐码头止,全程实测为50.11公里。并较快地建成了长沙至大托铺一段。
  同年汤芗铭任湖南督军,鼠目寸光的汤芗铭籍口“积欠开支费用过多”,下令停修长潭军路。1916年7月,谭延闿第二次督湘,10月9日委高霁为局长,改组军路局,旋重测大托铺至湘潭段路线,并整修长沙至大托铺间的塌方地段。长潭军路于1917年3月重新开工。同年8月6日,由于军阀混战,工程停工。1918年春又着手继续修建,但限于经费,进度极慢,1919年下半年因为经费困难再次停工。
  直到1920年5月谭延闿第三次督湘,才继续修建长潭军路。长潭军路复工后,又经过一年多的修建,至1921年9月,工程才基本告竣。
  在没有机械单靠肩扛手搬的往昔,我们无法想象怎样移开一座座山,填平一道道坎。据资料记载,长潭军路全线共完成路基土石方566000立方米,路面铺砂34825立方米;全线路基宽度为7.32至9.14米;路面宽度为4.57米,平均厚度15厘米;全段大小桥梁31座共152.4米;涵洞86座;水管275道;东岸码头1处,长21.34米;驳岸5处,长760.49米。全部工程费用90万银元。
  今天看来也许可笑,这么重要的公路,在最初修建的长沙至大托铺这18公里路,路面竟以砖渣、炉渣甚至煤灰为主。之后的路面主要是泥结碎砾石,泥结砾石却是当时相当先进的路面材料和筑路方法。长潭公路的路线选定,大半沿原驿道进行,低洼地带,亦未能免。如朝阳、暮云两桥,因地势较低,春夏水涨,湘江倒灌,每年均得进行水毁抢修,且沿线弯道甚多,坡度偏大。线型较差,犹以五里堆一段,弯曲起伏为全段最险之处。单看31座桥梁,其中永久性桥仅8座,临时性和半永久性桥共23座,占74.2%。从这些我们看出长潭军路的技术标准还是较低的。
  长潭军路从1913年春始建,中间历经军阀混战、经费无着、技术难关等,直到1921年秋竣工,时作时辍八年多,历尽波折,但终于成功了。这条中国的现代公路的发轫之作,饱含着谭延闿的远见卓识和锲而不舍,如果说湖湘精神要在近代公路行业找一块丰碑,那么这块碑上的第一个名字就是谭延闿。说到第一条现代公路建设的艰难,不禁让我们对先贤肃然起敬,那种敢为人先百折不挠的湖湘精神在长潭军路找到了最好的注脚!

  长潭军路虽然全线大多沿旧驿道改建而成,线型既不理想,技术标准也较低,但它的建成通车,确为湖南陆上交通一件划时代的大事。
  长潭军路尚未正式竣工时,龙骧长潭长途汽车公司看到了公路修通后的巨大商机,就与汉口利通公司谈判合办长潭客运。这个龙骧公司正是现在长沙城市公交主力龙骧公司的前身。长潭军路竣工通车之时,汉口利通公司派来的两辆号称是“法国新式汽车”,包括司机在内,每部车可坐五人,来湖南对长潭军路进行试车、试路。据资料上记载试车试路时的司机还是俄国人,欧阳镜明后来成了长潭军路上第一个中国汽车司机,他1921年由人介绍到湖南军路局,后来花学费24块银洋来学习汽车驾驶。
  两部汽车兵分两路,一路在长沙浏阳门与豹子岭这一段道路上来回行驶,早上八点半出发,据说硬是跑了12个来回,“以供各界来宾及妇女幼孩试乘,籍谢观光之雅意”;另一辆则一路直驶湘潭,早上八点四十五分正式出发,围观者成千上万,欢呼声震天,那盛况,简直与后来咱们申奥成功时的激动劲儿有一比。
  1921年10月1日第一次试车后,《长沙大公报》曾刊载一篇署名吕云荪《长潭汽车试行记》,竟有“以风驰电掣之车,驶于平坦大道之上,直飘飘乎欲仙矣”的描述。说明九十年前的人们,对前所未有的崭新事物的感受。(路人补:1922年3月4日湖南《大公报》刊载了《汽车来湘》的消息,有如下记载:“长潭军路前经龙骧汽车公司承租……兹已运来特别快车数辆,存小吴门外该公司事务所内,任人参观。其机件异常灵敏,车身相当坚固。尚有大车数辆在汉口组装,一俟抵湘,即能开车营业。闻大车每辆可坐数十人,并能携带行李,沿途各处都有分站,往返迅速……”)
  公路修好后并没有专门的养护机构,每年由龙骧公司提供银元委托公路局请人维护,也许那时的车流量小,路也比较好养吧!

  1939年为阻止犯湘日军长潭公路被毁,1946年修复后,1949年部分桥梁遭败退的国民党军队破坏,由人民解放军南进部队修复,1952年4月修建大托铺机场,投资18万改建了7.14公里。1959年长沙湘潭两市分别成立修路指挥部,彻底改建长潭公路,起点移至东塘广场,以民工建勤的方式组织施工,于1960年3月竣工。改建后路基宽20米砂石路面宽14米。1961年3月铺装右半幅沥青路面,1962年竣工,这条公路成为湖南第一条沥青表处公路。1963年9月长潭公路全线由长沙公路段接养。
  看了长潭军路的起点协操坪旧址后,我曾经想,是否还要到当年长潭军路的终点湘潭市东岸的盐码头去看看呢,却一直没有成行。其实这条路1913年从协操坪出发后又何曾有过终点呢?长潭军路修完后,又延伸到宝庆,延伸到三湘四水,延伸到神州大地。公路循环往复,托着祖国从落后走向文明,从积弱走向强盛,从昨天走向明天。哪条路都不会有终点!
  今天从长沙到湘潭已经有无数条道路可以通达,已经建成比较著名的道路有国道107、长潭高速、长潭西高速,而且长沙南北主街道韶山路和芙蓉路南延至湘潭,和湘潭城区无缝对接,长沙和湘潭囊括于半小时经济圈。芙蓉路比北京长安街还要长15公里,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华第一路”。
  而那条长潭军路呢?几经长沙城扩张和规划变更,已淹没在城市的楼群和车流中,有谁会记得脚下的某处,曾经在中国公路史上留下重重的笔墨。那条甚至被一块碑记遗忘了的公路,我想,以它的初衷它一定在为今日纵横的路网和繁华的都市而默默祝福着。


[杂谈] 中国第一条公路 风雨百年长潭路(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中国第一条公路”:长潭公路的坎坷历程
2012/4/24 11:40:07 [稿源:湖南日报] [作者:文热心] [编辑:谢娟]

[杂谈] 中国第一条公路 风雨百年长潭路(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当年长潭路已化蛹为蝶,成为现代快速通道。(图左边部分为当年长潭路路线示意图) 制图:李雅文
[杂谈] 中国第一条公路 风雨百年长潭路(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新中国成立后的东风广场,是当年长潭路的起点。
[杂谈] 中国第一条公路 风雨百年长潭路(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杂谈] 中国第一条公路 风雨百年长潭路(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长潭路通车时组建的汽车运输公司。

  长(沙)(湘)潭公路被称为“中国第一条公路”。当然,也有资料称青岛的台柳路才是“中国最早的公路”。台柳路建于德国强占时期的1903年,1904年竣工;而长潭路则始建于1913年,竣工于1921年。3月26日,我请教省公路局修志的王主任。他回答说,这主要是从价值来判断的,长潭路的军事和经济价值比台柳路高多了,而且“开中国按汽车通行标准修筑公路的先河”,业内权威人士也这样认定。
  不过,“中国第一条”公路却是在风雨和坎坷中延伸的。

  1
  一条50公里的公路修了9年
  辛亥湖南光复,初做都督的谭延闿建设湖南虽然有一个宏大的计划,但面对着军阀混战、群雄割据的现状,也只能优先发展军事设施。他知道,长沙和湘潭是湖南的重镇,掌控了长潭就稳定了湖南。而当时长、潭的联系,运输主要靠湘江水路,人行主要靠骑马、走路。湖南地处南北争夺的要点,在军情瞬息万变、军资运输繁重情况下,没有一条便于调动军队、便于作战联系的现代化军事“高速线”,取胜是没有保证的。
  于是,1913年春,谭延闿设立湖南军路局,主持修建长沙至湘潭的公路。当年,就在原驿道上改建成长沙至大托铺一段18公里。没想到,这年10月,谭延闿因参加“二次革命”被袁世凯免职,继任的督军是汤芗铭。长潭路工程也就“人亡政息”了,汤借口“积欠开支费用过多”,下令停修。
  1916年,谭延闿第二次督湘,10月9日委任高霁为局长,改组军路局,重测大托铺至湘潭段路线。长潭路于1917年3月重新开工。可惜好景不长,同年8月6日,北京政府总理段祺瑞为控制湖南,任命傅良佐督湘,并派重兵进入岳州。身为“寡头省长”的谭延闿无力回天,只好一走了之。大战在即,工程停工。
  1918年恢复修建,因经费困难,进度缓慢。
  1919年3月,皖系将领张敬尧督湘。他一上台,就撤销军路局,改设路政科,虽然这年6月从湖田处拨部分经费修建朝阳桥、暮云桥段。可湖南此时简直就是个大兵营,“北兵”、“南兵”,哪家不要粮饷来养?张敬尧连教育经费都敢克扣,哪会把钱投到湖南建设上呢?长潭公路又一次停工了。
  1920年6月谭延闿第三次督湘,才又继续修筑,至1921年11月全线竣工通车。
  如此,这条仅50余公里的公路从开工到竣工,四兴三辍,历时9年。整个工程总计完成基土石56.6万立方米,铺砂3.4825万立方米,大小桥梁31座,涵洞86座,码头一处,驳岸5处,总耗资90万银元。

  2
  起点协操坪,终点湘潭盐码头
  长潭路的起点,就是辛亥年长沙反正新军“打响首应第一枪”的原第二十五混成协驻扎地协操坪。然后经韭菜园、黄土岭、新开铺、大托铺、暮云市,跨越粤汉铁路,再经易家湾、团山铺、五里堆至湘潭市对河(东岸)的盐码头止。这条路线,有一大半是沿着原来长沙到湘潭的驿道延伸。
  限于条件,在最初修建的长沙至大托铺这18公里路,路面竟以砖渣、炉渣甚至煤灰为主,之后的路面主要是泥结碎砾石。泥结砾石却是当时相当先进的路面材料。由于当年的驿道只跑马、行轿,自然是依地势而修,遇山修阶梯,遇水架板桥,整个路线也就上上下下、弯弯绕绕的。长潭公路的路线既然“依样画葫芦”,也就难改驿道缺点。如朝阳、暮云两桥,因地势较低,春夏水涨,湘水倒灌,每年都得进行水毁抢修。五里堆路段,最是弯曲起伏,为全路最险之处。31座桥梁,其中永久性桥仅8座,临时性和半永久性桥共23座,占74.2%。
  如此看来,当年的长潭路与现在经改造过的107国道长潭段相比,只能是黑天鹅与白天鹅比漂亮;如果与现在的长潭高速相比,则是麻雀与凤凰比贵贱了。
  尽管如此,长潭路的建成,“确为湖南陆上交通一件划时代的大事”。这条中国的现代公路的发轫之作,饱含着湖南人的远见卓识和锲而不舍,是湖南精神在近代公路行业的一块丰碑。

  3
  坐车感受:“直飘飘乎欲仙矣”
  1921年10月1日,长潭路竣工通车。
  汉口利通公司派来的两辆“法国新式汽车”,来湖南对长潭军路进行试车、试路。
  这天试车后,长沙《大公报》曾刊载一篇署名吕云荪《长潭汽车试行记》,如此记载了当时盛况:“长潭龙骧汽车公司所创之长潭汽车,本月1日为第一次试车……是日余践石君露舫之约,偕姚君企伯携照相机于清晨候于浏阳门外之临时停车场。盖石君露舫偕法人嘉时(音译,即郭珊)君由汉运有法国新式汽车两部,每部可坐5人(包括司机一人),盖特用以试行者。开行之时为8时30分,观者云集,欢声雷动。时以来宾既多,特以第一号汽车先行驰骤于浏阳门及豹子岭之间,计往返可12次,以供各界来宾及妇女幼孩试乘,藉谢观光之雅意。馀以一辆直驶湘潭,同乘者为总部军务处长刘君笃前及前造币厂长高君五,汉口利通汽车公司总经理法人嘉时君及一司机陈某,计共5人。由嘉时君亲自司机,于8时45分开行,乡人之围观者盈千累百,车轮一动,呼声震地,盖汽车之入湖南,固前此所仅见,无怪乡人之视为奇事也。”
  吕云荪谈到他坐车感受,说是:“以风驰电掣之车,驶于平坦大道之上,直飘飘乎欲仙矣。”

  4
  先有公路,后有汽车
  到长潭路接近正式竣工时,湖南并没有汽车,就是军官们平日到前线督战,也只能骑马和坐轿。
  几位商人看到了公路修通后的巨大商机,1921年9月,就与汉口利通公司谈判合办长潭客运,并组建龙骧长潭长途汽车公司。利通公司派法国人郭珊带4座小汽车两辆来湘试路,这就是长沙最早出现的汽车。
  这次“试路”的结果,是龙骧公司与利通公司签订“湘鄂合办草约”,即在长沙设立筹备处,汉口设驻汉办事处,着手筹办运输。
  1922年8月2日,龙骧公司开办长沙至湘潭客运。当时有客车10辆(4座车4辆、7座车2辆、12座车4辆),稍后增加到18辆。开车无一定时间和班次,满座即开,长潭单程费时1小时20分。
  1922年10月出版的《道路月刊》以《龙骧长潭汽车路营业调查记》报道说:“该公司开幕至今,共70余日……该公司之车,迄不足以供现时之客,无论何时何地,无不乘车拥挤,有久待始得乘车者,有久待不得,废然折回者,有恐不得及时,改乘轮船者。”1924年4月,龙骧公司主任董事高霁向股东大会报告说:“公司开车以来,颇得一般人士之欢迎,其阔绰者,不甘轮船之局促,情愿独包汽车,其次因事务上之关系,往往不惜车资,余为乘车游览之老幼男女,络绎不绝。好似汽车事业与湘水水量无甚关系,此盖出乎吾人意料之外也。”
  汽车火了,龙骧公司赚了。

  5
  长潭路上第一个中国司机
  长潭路上虽然开通了汽车客运,可开始一段时间司机全是俄国人,修理工也是外省请来的。
  外来司机、修理工态度傲慢,索资甚高。湖南方面决定,将外来司机、修理工辞退,自己培训人才。第一批选择了陈力耕,欧阳镜明、周宗华、欧阳竟成、钟宝璜、童件鄂等人进行培训,师傅是美国人费尔特工程师。培训一段时间,这些技工即能担负在长潭路上汽车驾驶和修理工作。这是湖南官办运输业培养出来的第一批技术工人,初步奠定了湖南近代公路运输业的人才基础。
  接受培训的欧阳镜明后来成为长潭公路上第一个中国汽车司机。欧阳镜明出师后,开始驾着一辆可坐4个客人两个司机的“福特牌”小汽车,行驶在长潭公路上。他回忆说,当时湖南人大都没有汽车印象。以前有乡下人进城,刚看到汽车时,往往会很吃一“吓”:“轰轰隆隆,眼睛子鼓鼓地,好像个水牛婆一样,不晓得是什么怪物。”看到它,第一反应是抱着头往地下一缩,所以当时没有中国司机毫不奇怪。那时学开车、修车也不容易。修车,一些机件损坏了,硬要自己铸造,用大锤一锤一锤地锤出来,否则机件要从国外进口。开车,当时的司机危险比今天的多,汽车质量不好,容易翻车。
[杂谈] 中国第一条公路 风雨百年长潭路(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风雨百年路 沧桑写春秋
——长潭公路变迁记

  从湘潭一大桥出发,沿着建设中路,穿越繁华的建设路口往东,一条平坦、宽阔、美丽的城市大道,紧依湘江之畔,宛如一条玉带一直飘逸着向前延伸。这就是河东大道,东起建设路口,西到板摄路口,是湘潭城区主干道“两纵三横”布局中的重要道路。循着长沙方向,从板摄路口至板塘铺为板塘大道。从板塘铺再往东延伸,一直到连接长沙入口的易家湾、昭山,是为芙蓉大道。
  河东大道、板塘大道再至芙蓉大道,全长21公里、双向6车道,是一条向西连接市区、向东通向外埠的一条主要交通干道。一路前行,视野开阔的柏油路、枝繁叶茂的行道树、翠绿欲滴的草坛、五颜六色的鲜花,美丽的景致令人眼前一亮。每日里车流滚滚,大车小辆穿梭不断,迎来送往八方宾客。从空中俯瞰,似一条美丽的彩练,在神奇而瑰丽的土地上翩然起舞。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这条漂亮大气的道路的前身只是一条普通的马路,解放后重新扩建并命名为长潭公路,从此赋与了这条道路新的含义——适应经济社会飞速发展的需要,尽快打通湘潭通往省城的经济通道。建国以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这条道路经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伴随着湘潭这座城市一道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百年风雨路承载了几代人的激情与梦想
  上个世纪初,湖南革命运动如火如荼。作为湖南重镇的长沙和湘潭,它的战略地位对于稳控全省至关重要。而当时长、潭之间的联系,运输主要靠湘江水路,人行主要靠骑马和走路。湖南光复后,都督谭延闿以军事运输为目的设立军政局,1913年春,主持修建长沙至湘潭的公路,至1921年11月全线竣工通车。尽管这条仅50公里的公路从开工到竣工,四兴三辍,历时9年,但它却是中国第一条标准汽车公路,“开中国按汽车通行标准修筑公路的先河”,标志着湖南现代公路运输的开端。
  长潭公路从昭山东麓的“九曲黄河”进入岳塘区,经湘潭二大桥过境,再经易家湾、团山铺、板塘铺、五里堆至湘潭市河东的盐码头(即1916年修建的东岸码头)止。湘潭境内长14.5公里,路宽7.32至9.14米,北通汉口,南去衡阳,是全国纵贯南北的主要交通要道。
  限于条件,最初修建的路面以砖渣、炉渣甚至煤灰为主,之后的路面主要是泥结碎砾石,泥结砾石却是当时非常先进的路面材料。桥梁多为砖木结构,1927年改为砖石结构。由于这条路线,有一大半是沿着原来长沙到湘潭的驿道延伸,自然是依地势而修,整个路线也就坑洼弯绕,如五里堆路段,因地势不平,每年都得进行水毁抢修,为全路最险之处。
  蒋云全系岳塘区委组织部离休老干部,他对这条长潭公路的交通状况感慨颇深。他回忆,1949年9月,他在中南军大湖南分校二总队当兵入伍,任勤务员,负责部队的伙食供应。10月,他便随部队从湘潭出发去南岳,在十八总汽车站轮渡至河东,然后沿长潭公路一直走到长沙,再转至衡阳,路况不好,交通非常不便。“那时候,有一条平坦的大道方便出行,这可是家乡人们的梦想啊!”他说。
  长潭公路主要是在解放后进行大规模、高标准整修的。1958年大跃进年代,为适应湘潭工业迅速发展的需要,省、市政府把拓宽改造长潭公路作为当时经济建设的重点工程提上工作日程。1959年10月,湖南省人民委员会报请国务院批准,正式扩建长潭公路。与此同时,湘潭一大桥于11月动工建设,1961年正式通车,改变了人们过江靠轮渡和筏子的历史,使得与长潭路公路的连接更加通畅。如纱厂街至建设路口一段为新修段,即为河东大道的前身,原路由纱厂街折向五里堆沿河边至一大桥南端。
  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湖南经济建设的号角,重修长潭公路呼声日高,湖南人民憧憬着能够亲手绘就蓝图造福桑梓,从此,路网建设进入了“快车道”。1982年,国家对公路网实行规范调整,长潭公路成为107国道的一部分。国家加大了交通基础设施力度,重新摊铺油路面,通行车辆流量增加到10000—12000辆/日,至80年代末,经济的快速发展使道路车行量迅速上升至20000辆/日。为缓解超负荷运行压力,省公路局分别于1990年和1993年,对全路加铺砼路面和油面,并控制两边各20米范围作拓宽备用,以改善通行状况,提高通行能力。
  1986至1992年期间,湘潭市政投资整修了包括建设中路、长潭路在内的6条城区主干道。1998年,市政投资再次拓宽整修了河东大道,历时仅68天,是湘潭市第一条“以土地开发筹集修建资金”的城市主干道。
  2005年开始,境内全线按城市一级主干道标准启动拓宽改造工程。2006年,从板摄路口至板七路的板塘大道拓改项目开工建设,全长约2.85公里,路幅宽60米,2008年工程建成投入使用,2009年,从长沙至湘潭的芙蓉大道全线建成通车。

两次大的整修凝聚了潭城人民艰辛努力的求索
  第一次是在1959年。在修建过程中,有的在原路的基础上拓宽,有的裁弯取直,有的降低坡度,有的改道,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规模之大,任务之艰巨,可想而知。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湘潭组织了两万多名主要由学生、机关干部和民工组成的劳动大军,实施大兵团突击,纯靠手挖肩挑,全力奋战3年,终于将弯曲不整、路面不畅的老路拓宽拉直成宽24米、平坦宽敞的省内第一大道。道路全为沥青路面,所有桥梁均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完全按当时国家一级公路的标准来改造,也就是现今公路的雏形。但由于当时经济底子太薄,路基修好后,直到1964年才铺设了半幅粗籽油路面,留下了些许遗憾。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年代,没有机械化施工,而且物资非常匮乏,要修成这样一条高标准的公路,所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是今天难以想象的。可以说完全是凭着一股豪气冲天的工作干劲和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的澎湃激情,凭着一种报效祖国、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和精诚团结、顽强拼搏的优良作风,才完成了这一壮举。
  关于这段修路的场景,岳塘区政协退休干部唐少尤至今记忆犹新,因为他亲身经历了这次长潭公路扩建大会战。1960年,当时他在湘潭市第一中学工作,按照市里的部署,各中学的师生都要参加修路劳动,组成教育兵团。各校则分别建制为营,年级为连,原教学班为排。市一中共组织了1100多名师生的劳动大军,先后修建了团山铺和七里冲两段路。唐老他们先到团山铺工地,营部设在团山小学内。当时,学校提出的口号是:停课12天,苦战8昼夜,踏平老虎嘴,完成土方12000方。学校将任务层层分配下去,划分地段,各班包干负责。学校严格执行日计划、日进度,逐日下达任务,逐日验收土方。各排则合理安排劳力,几人一组,轮换进行,每天24小时坚持歇人不歇工。师生将苦干和巧干合理结合起来,开展高工效运动,做到四快:即快挖、快装、快运、快卸。由于土质硬,二齿锄、洋角锄都不顶用,大家就用钢钎撬土,爆破松土,索道、车子运土。在校团委会、学生会、各班主任老师和班委会干部的组织与带动下,排与排、组与组之间开展了对口赛、红旗赛,掀起了一个两高(高速度、高质量)、一无(无安全事故)的施工高潮。师生们干劲十足,干得热火朝天,他们头三天就完成了任务的53%,平均日人工效达5.86立方,获得了总指挥部的嘉奖,并授予了锦旗。
  第二次是修建芙蓉大道。2004年,长株潭经济一体化在改革浪潮的推动下启动实施,特别是省会长沙发展变化日新月异,对全省的带动辐射功能大大增强。湖南作为奥港澳的后花园,优先发展对外交通成为加快经济发展的关键。期间,除努力打通了京广澳东西两条高速通道外,还修筑了武广高铁,运输能力得到极大提升。作为南北主通道的107国道,交通运输压力虽有所减缓,但作为连接长株潭三市的主通道和省内南北交通的主干线,仍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
  2007年12月,长株潭城市群获批“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后,交通、通信、金融等各项改革步伐加快,建设一条连接三市的快速交通道路已迫在眉睫。为此,省政府决定将107国道长株潭段再次按城市主干道标准进行拓宽改造,并改称芙蓉路,其工程量和质量要求远超上世纪60年代的拓改工程。2008年9月,投资8.8亿元的芙蓉大道一期工程(长潭段)正式开工建设。它东接昭山老虎冲进入长沙,西起板塘铺,全长近13.4公里,与长沙市芙蓉南路对接后总长达61公里,是省内第一条高标准城际道路。由于全部采用机械化施工,全路仅一年即竣工通车,一条宽60米,双向6车道,车行道、非机动车道、行人道三者分离的高标准城市主干道将长株潭三市紧密联接,为三市的经济快速发展注入了活力。
  芙蓉大道作为湖南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的先导项目,是省委、省政府为老百姓做的又一件大实事。该项目共征地328.6亩,涉及拆迁面积5万多平方米,拆迁房屋253户,项目规模、征拆总面积和涉及人口均为岳塘有史以来最大征拆项目之一。与其它征拆项目相比,芙蓉大道项目最大的困难就是时间紧、涉及面广、任务矛盾多、过渡安置压力大,这给征拆工作带来的难度和阻力是不言而喻的。自2008年8月9日全区征拆动员大会至10月6日,岳塘区广大党员干部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签订了所有征地协议,三项补偿费用及时拨付到位。尤为难得的是,到目前为止,该项目实现了“零上诉”,成为项目顺利推进的根本保障。短短的时间内,征拆工作就由一个硕大的“烫手山芋”变成了一件彰显人本、营造和谐的民心工程,其间无不体现了岳塘区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坚持以人为本,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共产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用共产党员的先进性凝成了攻坚克难的中流砥柱。

一条路的大变迁见证了一座城市的大发展
  道路是城市的血脉和骨骼。长潭公路的飞速发展,带来了这座城市的持续繁荣,加快了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进程。
  长潭公路沿线的发展历来是岳塘历届区委、区政府确定的中心工作之一。从“三区、三线、三业”到“突出发展三业、加快建设三区”的发展思路,再到“三圈、三带、五区”的战略布局,无不都以长潭公路为基础来谋划的。长潭公路之于岳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见证了岳塘的跨越发展和沧桑巨变。
  道路铺到哪里,城市就延伸到哪里。一条条道路在我们脚下铺就、延伸,迅速拉开了岳塘的城市框架,大大提升了交通运输能力,加快了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融合。近年来,岳塘启动和完成了板7、板8、板9、板10等路网的建设,特别是2009年,东二环(芙蓉大道二期)项目正式开工建设,全长18.54公里的东二环建成后,作为长株潭又一条城际快车道,将与芙蓉大道“一脉相承”,届时,芙蓉大道总长度将达到109公里,107国道将东移湘潭市区3.5公里,湘潭城区面积扩大17平方公里。
  在对接长沙的同时,东二环也将湘潭昭山示范区、高新区和株洲天易示范区串连在一起,形成一条经济走廊。它还将连接湘潭市区、湘潭县城与武广高速铁路株洲站,为湘潭融入珠三角经济圈提供一条快捷的通道。
  一天一个样,一年大变样,岳塘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正日新月异。10年前,红旗农场的山上还到处是一片破旧的厂房和生锈的机器,经过短短两三年的建设,占地10万平方米,总投资2.8亿元的湘潭市第一家按五星级标准建设的盘龙山庄大酒店就呈现在河东大道旁了。如今,以盘龙、华天为代表的餐饮酒店业正蓬勃兴起。与芙蓉大道唇齿相依的荷塘现代综合物流园,是岳塘区重点打造的省级物流园区。随着芙蓉大道、红易大道和东二环建成通车,区位优势将更加明显,沪昆、京珠高速交汇于此,京广、湘黔、武广高铁绕城而过。目前,岳塘区拟将荷塘现代综合物流园打造成湖南乃至中部规模最大的现代物流园,成为岳塘区又一支强劲的经济增长极。
  从建设路口一路前行,不断映入眼帘的是气势恢宏的高楼大厦,精巧高雅的生活小区,店铺林立的商业广场,车水马龙的商品市场,一种现代化大都市的感觉扑面而来。以省内规模最大、功能最全的商业摩尔—步步高购物广场为代表的建设路口商圈加速繁荣;盘龙商业街、盘龙山庄、湖南工程学院、盘龙名府、电业小区所在的社区形成了集商居、购物、休闲、市场等为一体的高档示范社区;湘潭汽车城、红旗商贸城、建鑫和中天家居市场不断发展壮大,促进了河东大道商业带的形成。从“金芙蓉世纪城”、“芙蓉铭都”“东信融城苑”到“中央一品”,板塘商业房产建设不断加快,提升了岳塘新城商圈品质。以盘龙现代农业示范园为代表的都市休闲农业方兴未艾,正努力建设全市城乡统筹发展示范区。随着竹埠港地区“退二进三”步伐的加快,岳塘经开区的建设蓝图已呼之欲出。
  百年荜路蓝缕,百年春华秋实,百年光荣历程。长潭公路所体现的历史一幕,必将载入史册。刘明高系岳塘区政府办退休干部,他亲历了从长潭公路到芙蓉大道的变迁。他说,50年代初,他刚上学读书,每天背着书包往返于长潭路上。那时候,路上经过的车很少,偶尔经过的只是美式的道奇、苏式的嘎斯货车,还有那带有煤气包的木炭车。那时候路弯多坡陡,仅从建设路口至板塘铺就有7个大陡坡,远不如现在农村的机耕路,但在当时却是湖南最好的公路。刘老激动的说,长潭公路60多年的历史性的变化,窥孔见豹,长株潭三市、湖南全省乃至全国的惊人巨变就可想而知了。他为家乡拥有这样一条宽阔平坦的道路而深感自豪,为家乡人民能拥有这样一条通往幸福生活的康庄大道而深感振奋。
  音符随路跃动,精彩因路延伸——飘逸如带、平坦如砥的长潭公路在不断自我升华和超越中实现着美的嬗变,不断给我们呈现着它华丽的转身。她长达百年的历史,从最初的长潭公路到河东大道、板塘大道和芙蓉大道的全线贯通,从最初的21公里到将来的109公里,从一条光秃秃的小路,演变为一条湖南最宽阔的城市主干道;从低矮简陋的棚屋、厂房、食街到摩天大楼、产业园区的聚集;从窑湾汽车轮渡到岳塘行政中心的矗立——长潭公路用这样一种独特的方式,讲述着中国改革开放和工业化城市化运动的历史变革故事。在这一百年里,它的内涵逐渐丰富、深刻起来,当你漫步经过的时候,仿佛在浏览中国改革开放的陈列馆,体验着湖南人民不断追求幸福的历史脚步。(湘潭市岳塘区政协办公室 李朝晖 15173267362 来自"岳塘组工"QQ群)
[杂谈] 中国第一条公路 风雨百年长潭路(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山东台柳路:外国人在中国修建的第一条汽车公路。德国占青岛后,在城市规划中把旅游做为城市功能之一,1904年德国商人在青岛郊区修筑了由台东镇至崂山柳树台的马路叫台柳路,长30.3公里。根据《胶澳租借条约》,租借地的范围只包括崂山的三分之一,所以这条路只到柳树台。
  广西龙镇路:中国人在中国修建的第一条专用公路。《中国大百科全书.交通卷》称:“中国公路始于1906年修筑的广西镇南关(今友谊关)至龙津(今龙州县)间公路约五十公里。” 清末中法战争的结局,使清廷不得不重视边防建设,清政府给两广总督张之洞和广西巡抚李秉衡一个任务,拿出一个加强广西边防建设方案。张之洞和李秉衡商仪后会奏,要点是:1、命大将镇边,广西提督署从远离边防的柳州迁移到龙州;2、沿边划分为中、东、西路三个防区,额定边防军二十营镇守;3、设置文职太平归顺兵备道,统辖沿边府、厅、州、县,监督海关,办理交涉;4、构筑沿边防御工事,路宽处筑台安炮,路窄处设卡开壕,甚僻处挖断禁阻。为了把各式火炮运至镇南关各炮台,1901年苏元春派所属边防军士就原有官道重加修筑龙镇路,历时五年,1906年竣工,全长五十公里多(另修筑军工路五百多公里)。1915年谭浩明任督军时,又对该公路进行续修一年。1921年,陆荣廷又拨款十二万元对该路进行拓宽、切弯改直,使该路更具规模了。
  湖南长潭路:中国人在中国修建的第一条标准公路。1913年春,都督谭延闿为军事运输目的设立湖南军路局,主持修建长沙至湘潭的公路,开中国按汽车通行标准修筑公路的先河。当年就在原驿道上改建成长沙至大托铺一段。同年,继任督军汤芗铭下令停修。1916年谭延闿第二次督湘,促成复工,至1917年1月建成大托铺至易家湾路段;9月傅良佐督湘,因军阀混战再次停修;1918年恢复修建,因经费困难,进度缓慢。1919年4月张敬尧上台,撤销军路局,改设路政科,6月从湖田处拨部分经费修建朝阳桥、暮云桥,不久又因经费拮据停工。1920年6月谭延闿第三次督湘,才又继续修筑,至1921年l1月全线竣工通车,同期成立龙骧汽车公司开展社会运输业务。尽管这条仅50公里的公路从开工到竣工,四兴三辍,历时9年,但它毕竟是中国第一条为社会公众所使用的、标准的汽车公路,在我国公路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以上内容摘录于《长沙历史文化丛书》之《长沙经贸史记》,郑佳明/主编,陈先枢|黄启昌/著,请以原书内容为准)

[杂谈] 中国第一条公路 风雨百年长潭路(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协操坪今名体育馆路,位于东风广场体育馆侧,原是清末新军二十五混成协四十九标、五十标驻地操坪,故名国操坪。为方便驻防和操练的需要,在操坪西侧城墙上新开一门,取“整军经武”之义,命名为“经武门”。民国后操坪荒废。1939年、1944年日本侵略军两次攻占长沙时曾在此地修筑临时机场。1946年日本侵略军两次攻占长沙时曾在此地修筑临时机场。1946年,国民政府将临时机场正式扩建为机场。1948年再度扩建,跑道长1500米,停机坪长200米、宽30米,为湖南最早的民用机场。1958年改建成矩形广场,占地5.1万平方米,为省会人民举行大型集会场所,名东风广场。如今,昔日的协操坪、49标、50标、便河边、杜家山等地名已不复存在:京广铁路已迁到城外去了,现在这一带是贯通长沙市南北的康庄大道——芙蓉路;飞机场变成了现在的湖南省展览馆;昔日东侧的杜家山,现在变成了长沙市民休闲的烈士公园。

[原摄] 瑞雪兆丰辞旧岁 娇花怒放迎新春(21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清水塘路位于开福区,南起八一西路,北止展览馆路,中与炮队坪后街呈“丁”字形相会,因路旁有一清水塘而得名。1913年建长潭军用公路,此路为其中一段,初名军路侧。1921年后中共湘区委员会设在原清水塘2号,旧址保存完好,现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韭菜园路原为浏阳门外至小吴门外的一条泥土路。1913年始建长潭公路,此路成为公路的首段。因其东侧栽有大片韭菜故称韭菜园。1917年美国基督教会在此租地建湖南圣经学校。抗日战争胜利后,湖南机械厂、长沙市政府曾设此。

  新军路位于芙蓉区,东起韶山北路,西止桐荫里。原为民国初年新筑长潭军路的首段,故称新军路。原路西止韭菜园,70年代韭菜园至桐荫里一段拓宽成今五一中路。

  识字岭原为浏阳门外一片荒山,有碎石小路,故名石子岭。1912年私立育才中学迁于此地,前国家主席刘少奇毕业于此校。1913年修建的长潭公路由此经过。1918年有人在此设私塾教授蒙童,故雅化为识字岭。从清代至民国初,岭上有一块空地被辟为刑场。1930年11月14日,中共党员、毛泽东夫人杨开慧就义于此。

  新开铺路位于天心区,北起金盆路,南止新开铺界碑。此路始建于1913年,1921年竣工,解放后多次改建大修,道路两旁渐成新兴工业区。明崇祯《长沙府志》中已有“新开铺”名,是由善化县出南门湘潭古道上的一个驿站。


更多精彩,欢迎继续阅读:
[原创] 岳麓山下千帆竞 蔡家洲前一湖平(15P)  [原创] 长沙岳麓大道 秉岳麓灵气创先导辉煌
[原创] 福元路湘江大桥 提篮式组合拱桥(14P)  [组图] 能滩吊桥:中国公路首座现代悬索桥(30P)
[原摄] 山水洲城赏新景 九龙过江忆旧桥(17P)  [原创] 十曲九弯浏阳河 双桥横卧洪山庙(18P)
[组图] 长湘高速两型路 橘子洲头两型馆(38P)  [原创] 九曲花街 百年风雨兼容一个美丽错误(10P)

  评论这张
 
阅读(4546)|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