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人@行者

一个散漫的路人,欣赏一路的风景; 一个匆匆的行者,收罗行走的乐趣......

 
 
 

日志

 
 

[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12P)  

2013-04-09 23:25:19|  分类: 19水运与航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洞庭天下水,鱼美稻黍肥。千百年来,湘鄂两省的母亲湖——洞庭湖,一直以富饶的物产、秀美的风光和厚重的文化为世人称道。浩浩汤汤的洞庭湖“北通巫峡,南极潇湘”,其“上下天光、一碧万顷”的壮美景色曾让多少人流连忘返。曾几何时,湖泊萎缩、生态退化、经济放缓……受江湖关系、气候环境和人类活动等因素影响,这片富庶之地的发展步伐愈来愈沉重,以致朱镕基总理2001年4月考察湖南时写下《重访湘西有感并怀洞庭湖区》诗一首,发出了“浩浩汤汤何日现,葱茏不见梦难圆”的感叹!1825年洞庭湖面积6000平方公里,容积400亿立方米;1949年湖泊面积4350平方公里,容积293亿立方米;1995年湖泊面积为2625平方公里,容积167亿立方米;三峡水库运用后,2009年10月枯水期城陵矶水位降到21.62米时,湖泊面积537.84平方公里,11月19日水位降至20.76米,洞庭湖蓄水量仅6亿立方米;2011年长江中下游地区遭遇历史罕见干旱时一度惊现“洞庭湖大草原”......一时间,为保护洞庭湖湿地、重塑洞庭湖美景,关于建设洞庭湖生态经济区、修筑洞庭湖岳阳综合枢纽工程、探讨洋溪无坝引水工程等纷纷出笼,路人在博文《[资讯] 岳阳枢纽展蓝图 巴陵胜状看洞庭(10P)》基础上再次收集了潇湘晨报的《决定洞庭湖需要什么,十年还是太短》和郭辉东先生的《为什么要在洞庭湖湖口筑坝》两文,期待着“八百里洞庭美如画”的愿景早日实现。梦是人类特有的精神现象,有梦才有追求,人类许多奇迹往往是从梦想开始的。诗人和智者的洞庭湖之梦,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成为现实。[注:以下图文来自网络]
[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决定洞庭湖需要什么,十年还是太短
2013/4/2 16:43:03[稿源:红网-潇湘晨报][作者:薛小林][编辑:刘启]

[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2013年3月23日,湖北省公安县藕池镇。细密春雨中,有居民骑车从藕池河大桥通过,桥下是水面宽阔的藕池河。童潜明教授说,在三峡大坝建成以前,每年经由藕池河注入洞庭湖的水量甚至大于松滋河。)

[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湖北省宜都市枝城镇洋溪街,陶家湖。在部分专家的引水方案中,这里是较为理想的引水口之一。)

[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2012年岁末,岳阳市洞庭湖大桥东北向的繁忙水面。这里是交通勘察设计部门认为较为适宜的建坝地。)

[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撰文/薛小林 摄影/马金辉
  背景
  松滋口形成于1870年的长江大水,洪水冲决位于第三系基岩和第四纪泥巴沙子交界的堤坝,形成松滋河,南下连通洞庭湖。历史上,长江中游这段最险的“地上河”荆江,曾有“九穴十三口”沟通南北,宣泄洪水。至此,只剩下南岸“四口”;1958年调弦口建闸后,只剩下“三口”自然连通洞庭湖。水入湖后再从城陵矶出,减轻了洪水对荆江大堤北岸落差十几米的江汉平原的压力。据有关数据统计,三峡截流后,从长江进入洞庭湖的水60%经松滋口。但是长江来水量大大减少,加之湖南境内“四水”来水量减少,导致了近年来洞庭湖旱季众所周知的枯水。
  三峡截流导致长江进入洞庭湖水量减少的原理是,水中的泥沙减少,清水冲刷导致长江河床下切,特别是下荆江段河道陡直,下切更深,从而导致长江水面下降,通过三口进入洞庭湖的水量减少。同时,由于长江河床下切不断加深,在洞庭湖湖口城陵矶,长江江面不断低于洞庭湖江面,出湖水流走更快。加上三峡大坝为了蓄水发电,在旱季来临后减少下泄水量,导致入湖水更加减少,近几年加大了下泄水量,但入湖水量仍没有增加太多。洞庭湖季节性缺水依旧。
  2013年3月22日,农历癸巳年二月十一,春分后第三天。雨。位于湘北的洞庭湖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像过去55年一样,默默接纳着长江“三口”来水。几天前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湖南省政协委员提交的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议案中,就有湖口建坝的内容。此前一个多月,潇湘晨报2月18日报道,根据湖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信息,《洞庭湖岳阳综合枢纽工程预可行性研究报告》初稿已完成,并递交到省政府,报告显示,工程选址在东洞庭湖出口河段,君山至城陵矶长约15.8公里的水道。如果建成,洞庭湖面积将扩大一半以上。
  这只是近年来,为季节性枯水的洞庭湖找水的众多方案之一。我们采访设计院总工,听他描述一座“像跳跳石那样”的低坝,也向水利、地质、生态、环保方面的专家求证,如何在面对这个“敏感级别五级”的“国际湿地”时谨慎些再谨慎些,以保证,洞庭湖依然是那个洞庭湖。
  松滋口堤内快到江面的路两边,是盛开的油菜花,江上船只笼罩在雾霭中,传来汽笛声。在渡口附近居民,65岁的张万树看来,“这几年没干,冬天也这样”,“五年前可以走人”。
  68岁的小卖部老板吕志琼曾穿胶鞋,走过松滋河的河床,去长江中心的百里洲挑沙,用来修房子。他的小卖部是1998年洪灾以后,从长江干堤别处搬来,在现在的位置建房子的。在吕的记忆中,松滋口是2003年三峡截流后出现断流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水深得很,要走蛮大的船”。几年前河床干枯后,引起了南边的湖南省的关注,“湖南每年都来的,去年二十几台车,打牌子‘三口’考察”,像我们一样,光顾湖北省松滋市的这处地方。

  “像沱江‘跳跳石’那样的”
  彭立打开博客,翻出他两年前拍摄的“洞庭湖大草原”照片,一边拖动鼠标,一边跟我讲解洞庭湖季节性缺水的不良后果。“湿地都没有了,还怎么保护呢?”“我的东西(指博客)也都是转载你们的报道,都公开发表过,并不存在泄密”,彭用他特有的幽默对办公桌对面的另一人和我说,并自报家门介绍,他的博客是国内“十佳科学博客”,曾获某官方大奖
  44岁的彭立是湖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总工程师,该院正在牵头做城陵矶建坝的前期论证,如果事情进展顺利,也将负责这座大坝的修建。湘江长沙、株洲大坝都是该院的作品。
  接下来彭向我描述了这座设想中的大坝。“只有几米高,汛期被10多米深的水淹没,闸门全打开,旱季关闸蓄水,”彭特别强调这是一座低坝,“甚至可以说不是坝,是闸。”他了解人们对坝的心理,“一讲到坝,人们就想到高坝,像三峡大坝那样的”。
  “你去过凤凰吗?就像沱江‘跳跳石’那样的,不过坝墩之间有一二十米,跨不过去。”彭使用这样的神来之“比”,试图尽可能让我理解。
  “那一带已建成洞庭湖大桥,根据规划,还要建一座高速公路桥和铁路桥,还要建一座坝,你知道,城陵矶是防洪敏感区域,短短几公里内建四五座桥、坝,对泄洪有影响吗?”我问。
  “汛期坝淹没在水底,对行洪有一点影响,但影响不大。”彭称。
  防洪专家、湖南省水利厅原副总工程师、省政府原参事聂芳容在一次采访中回答我,“叠加起来肯定有影响。”74岁的聂芳容甚至提出,可以考虑采用现代高科技手段,将水闸从地底伸上来,汛期缩回去,这容易让人联想到“变形金刚”。聂建议至少可以让桥、坝合建,或者把桥改成地下隧道。
  “有人建议桥、坝合建,你怎么看?”
  “这是一座低坝,汛期会淹没,坝顶不适合通车,如果桥、坝合建,上下阻水叠加,反而更影响行洪。”

  “保护意识抵不过环境带来的影响”
  “我们建坝是因为三峡先建坝,水进不来,更糟糕的是,我们去湖口一看,咦,怎么长江河床到我下面去了啊?湖里的水很快就流走了。”彭立的这番话,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洞庭湖旱季缺水的原因。
  但对于缺水的情形,另外一些人可能感受更真切。
  高大立23年前来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工作,在核心区采桑湖保护站呆了20年。多年前我的同事见到他时,他成天忙于和非法打鸟、捕鱼者周旋。如今这些状况明显好转,他却对湿地环境的恶化忧心忡忡,“保护意识抵不过环境带来的影响”。
  3月23日下午,我们见到高时,他正准备外出进行一次例行巡查。身高一米八几、个子高大的他坐在办公桌后,向我们历数近年湿地环境变化,以2003年三峡截流为界。
  “湿润泥滩地面积在大量减少,草滩、芦苇滩在迅速扩张,淤泥滩变得越来越板结。
  “每年退水时间明显提前,涨水时间推迟,以前‘二月二,龙抬头’,洞庭湖每年都有桃花汛,但这些年基本没有,到3月底、4月上旬才开始涨水,2011年6月十几号才涨水。
  “高水位覆盖的时间越来越短,低水位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现在一到冬季水位就进入下降通道,湿润泥滩地板结,泥滩里的软体动物变少,鸟类找不到食物,大量越冬候鸟栖息地丧失。
  “鸟类数量稳中有降,但结构有变化。水位低,鱼易捞,鱼比鸟下降还要快。依靠鱼生存的鸟类下降快,依靠草生存的鸟类较平稳。”
  高大立的同事姚毅告诉我们,一种叫川三蕊柳的湖区树种数量锐减,领地被人工种植的芦苇侵占,“2003年以后,冬季枯水为种植芦苇提供了便利,前几年芦苇价格高,树被砍掉,变成芦苇种植场地”。“芦苇滩在迅速扩大,原来扩大一二十公里要好多年,现在只要一年甚至更短。”高大立讲述的这种状况,也成为“洞庭大草原”最好的注解。

  三峡水库运行前论证,旱季洞庭湖水量会增大
  童潜明从1996年开始,从地学角度研究洞庭湖,现为湖南省洞庭湖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会首席专家。2005年末,童和我的同事参加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组织的洞庭湖科考。次年初,《湖湘地理》首次公开报道了童提出的“引江济湖”——从华容河引长江水缓解洞庭湖季节性缺水的观点。几乎与此同时,“引江济湖”建议通过新华社内参传递给了湖南省高层,得到当时刚刚上任的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的批示,要求省水利厅研究。
  省水利厅的回复,否认洞庭湖存在季节性缺水。童潜明介绍,三峡水库运行前近20年的论证都认为,水库运行后,旱季洞庭湖水量会增大,“根本就无季节性缺水一说”。
  据童潜明研究,上世纪30年代以来的统计数据表明,因1972年对下荆江(藕池口以下)实施截弯取直,长江进入洞庭湖的水量呈下降趋势。对比三峡截流前后,“四水”年均入湖水减少量,是长江的两倍多。因此,童称“缺水不能全怪三峡”。聂芳容也多次指出,“四水”流域存在大量水库拦水。
  2007年,新上任的省水利厅厅长张硕辅(现任湖南省副省长)在给童潜明的复信中称,尽管对童“引江济湖”的观点省内水利专家存在两种不同意见,但他个人认为,“值得认真研究”。张还在同年完成的博士论文中,探讨了洞庭湖生态需水量——维持湖泊健康所需最低水量的问题。
  2004年,在武汉工作的湖南人张承建在博客上撰文,提出效仿都江堰工程,从洋溪开凿运河,引长江水恢复洞庭湖全盛时期6000平方公里水面的设想,3年后该设想在《中国国家地理》发表。
  张承建的设想并非为解决洞庭湖季节性缺水。童潜明一直在寻求解决洞庭湖季节性缺水的途径。他提出的华容河引水方案,因三峡截流后清水下泄导致长江河床下切,水位下降,而难以实施。童受张设想的启发,经实地考察和研究,将其改造为解决洞庭湖季节性缺水的方案。
  童提出从洋溪开凿运河或隧道引长江水,经20公里进入松滋河新江口,再通过对松滋河的堵支并流,水出湖北进入湖南安乡县,“从沅江南嘴入南洞庭湖转东洞庭湖,由城陵矶西接荆江,东入长江,形成‘环洞庭湖黄金水道’”。[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72岁的童潜明是第三次来这里
  引水的关键是地质和水位高差。
  洋溪是湖北宜都市枝城镇的一个村,位于长江边,童通过查阅区域地质图和实地考察,确定这里有形成于6500万~2500万年前的第三系石灰岩、砂岩,质地坚硬,“地质力学条件好”。
  3月22日下午,天下着小雨,童潜明和我们来到洋溪村附近,立有“S254省道37”公路碑处,童在路旁开油菜花的丘岗下,用地质锤敲一处石头,正是前述坚硬岩石。72岁的童是第三次来此地。
  沿江往下游走,东南方正是设想中的引水起点陶家湖。湖水见底。湖边松滋市陈店镇全心村43岁的村民杜梅告诉我,湖接纳周边山上的雨水,“十几年前还吃湖水,后来被工厂污染不吃了”,湖连通长江,平时水满往外溢,一年中有几天,长江涨水灌入湖中。
  听我们问“能不能从长江引水”,杜梅直说“不可能”。据童潜明研究,长江该处枯季最低水位为37米,新江口枯季最低水位为34米,因此“可开凿明暗渠道引水”。
  洋溪距松滋口约10公里。143年前,位于第三系基岩和第四纪泥沙交界处的松滋口原长江干堤被洪水冲开,成为最近一个连通长江和洞庭湖的通道。
  童表示,洋溪引水只是他根据多年研究,对解决洞庭湖季节性枯水提出的一个初步设想,如果要实施,还要深入研究、论证。据他统计,加上洋溪引水,目前关于解决洞庭湖季节性缺水的方案多达32种。
  湖南省政府经济信息中心研究员、省政府原参事郭辉东回忆,1998年,他为写《洞庭湖开发与治理》一书采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徐乾清,徐讲三峡截流后,到湘江湘潭段“可能有断航的危险”,郭对徐的说法很吃惊,他问“那能不能在城陵矶建个坝”,徐说“这个事情值得很好研究”。
  这是目前已知第一次提及洞庭湖建坝的问题。此前防洪一直是洞庭湖的头等大事,但10多年过去,季节性缺水取代防洪成为洞庭湖的主要问题。
  卢承志从上世纪60年开始从事水利研究,对湖南省的一些大型水利工程水文数据进行过计算,对洞庭湖和“四水”流域的水文数据很熟悉,上个世纪以抗洪为头等大事的那个时期,曾给湖南省高层决策者讲解洞庭湖。
  早在2003年,卢承志就和湖南水利界几个元老共6人一起给省政府上书,呼吁修建湘江长沙枢纽。负责建设长沙枢纽的正是此次牵头城陵矶枢纽的湖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水利部门“因内部反对声音太大没搞”,只是协助。
  “建一个很低的坝,解决湿地面临消失的问题”,卢承志认为,可以把建坝作为解决洞庭湖缺水的一个方案重点考虑,但“要把利和弊都研究清楚,目前还需要深入系统的研究”。
  建坝后就成了一个“洞庭湖水库”,你见过水库有很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吗?
  湖南省有关部门曾就建坝的地质问题征求童潜明的意见,对方提出,附近要建一座铁路桥和一座高速公路桥,“桥可以建,建坝应该也没问题”。但童告诉他们,建坝和建桥是两码事,对地质的要求要高得多。
  据童潜明研究,坝址所在的城陵矶位于洪湖-湘阴断裂(又称湘江断裂)上,这一区域历史上曾发生最大5.7级地震,最近的一次地震,是1974年发生在嘉鱼的3.8级地震。
  童潜明说,这些也可以通过施工技术解决,“但在地质不稳定的区域,要清理河底100多米深的淤积,在现有经济技术条件下,花这么大代价建坝有没有必要?”童潜明介绍,洞庭湖西高东低,建坝只能解决东洞庭湖的问题,不能解决西洞庭湖、南洞庭湖的问题。
  “城陵矶建坝对长江的影响不亚于荆江截弯取直、三峡水库,对这么大一个人类改变自然的工程,一定要慎重,”童潜明说,“有些影响是现在想得到的,有些是想不到的,三峡水库运行前论证,会增加洞庭湖的水量,结果却与此相反。”
  拟建坝址在城陵矶七里山。这里位于洞庭湖湖口,岳阳楼下游,往外即将进入长江。候选坝址有两处,另一处在岳阳楼上游更靠近洞庭湖的地方,那里是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国际重要湿地。为了规避法律上的风险,同时避免影响岳阳楼景区风景,优先选择了前者。
  但世界自然基金会长沙办公室负责人蒋勇表示,“(坝)不在保护区内,并不代表对保护区没有影响。”蒋勇介绍,洞庭湖有东洞庭湖、西洞庭湖、南洞庭湖三个自然保护区,“三个国际湿地,敏感级别五级”。蒋勇以前在东洞庭湖管理局工作过18年,现在还经常去洞庭湖。
  “我支持搞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对流域进行统一管理,但建不建坝和经济区不是一码事,”蒋勇说,“现在很多问题还没研究清楚,缺水是常态的还是阶段性的?需要有数据支撑。十年对洞庭湖来说太短。”
  高大立称,枯水对湿地的影响是很大的,但建坝后对湿地的影响将会更糟,“建坝后洞庭湖就是一个水库。你见过水库有很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吗?洞庭湖之所以能保持这么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就是因为它是湿地,有水的涨落,有白泥滩、草滩等不同的湿地环境,湿地和水库是两码事”。
  2008年,三峡电站关闸蓄水后导致洞庭湖水位下降,在湖南省要求下,三峡加大了下泄流量,加之那一年“四水”流域降水较多,“短短12天涨了7米多水”,反而给洞庭湖带来“灾害”,那一年,鸟也来得很少。
  建坝让高大立想到那一年的情况,并不是水越多越好,涨落是洞庭湖湿地演替的自然规律,蓄着满满一湖水不流动并非好事,反而会加大富营养化的程度。
  “洞庭湖的水为什么没有像太湖、巢湖一样富营养化,就是因为是流动的水,如果是一潭死水或流动变慢,就很有可能也会出现富营养化”,这是高大立最担心的。
  对于坝将设立的鱼道,蒋勇称,“你见过多少鱼是经过鱼道洄游的,都是一种想象,国际上根本没有成功的例子。”
  在采访结束前,彭立也对我说,“三峡拦水,洞庭湖拦水,鄱阳湖拦水,汉江也拦水,我最担心的是长江下游海水倒灌,对南京、上海的地下水,那将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彭放低声音沉思了片刻,最后说。

  比较
  洞庭湖建坝条件不如鄱阳湖
  鄱阳湖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筹备建坝。
  鄱阳湖有湖口到长江30多公里的河道,两岸是第三系基岩,地质条件较好,可供选择坝址。洞庭湖湖口到长江有15.8公里的河道,可选择坝址的只有五六公里,河道东岸是基岩,西岸是泥沙,河道下面有100多米第四纪泥沙淤积,因此建坝的客观条件不如鄱阳湖。
  就建坝的影响而言,洞庭湖是长江的调蓄湖泊,每年吞吐长江和“四水”3000多亿立方米的水,而鄱阳湖只接纳江西境内5条河的水,长江洪水通过回灌进入鄱阳湖,调蓄水量只有1500亿立方米。
  鄱阳湖和洞庭湖都是国际重要湿地,鄱阳湖曾因建坝动议收到国际湿地公约秘书处红色警告,建坝方案目前还没有通过国家审批,国家对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项目实行单项审批。

[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郭辉东:为什么要在洞庭湖湖口筑坝

2013/3/19[稿源:红网][作者:郭辉东][编辑:司马清]
[作者:郭辉东系湖南省人民政府原参事,湖南省人民政府经济研究信息中心正厅级退休干部、研究员,湖南省洞庭湖可持续发展研究会副理事长,湖南省洞庭湖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会首席专家,长江技术经济学会常务理事]

  《洞庭湖岳阳综合枢纽工程预可行性研究报告》2013年2月18日在《潇湘晨报》等媒体披露以后,一些记者和朋友不断向我询问湖口筑坝的相关问题。主要问题有:为什么要在洞庭湖湖口筑坝?湖口筑坝是在什么样的启示和背景下提出来的?湖口筑坝有什么作用?湖口筑坝需要具备一些什么条件?湖口筑坝还有一些什么问题需要探讨?

  一、洞庭湖湖口筑坝的最初设想,是什么时候什么样的启示下萌发的?
  洞庭湖湖口筑坝的最初设想,是我1998年5月15日专访水利部副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徐乾清以后萌发的,2004年4月25日徐院士还鼓励我从大气循环入手研究中国水循环与水量平衡。
  1996年11月至1998年12月,湖南省人民政府常务副省长王克英嘱托由我“一个人专门写一本洞庭湖的书”,这本46万字的书1998年12月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书名是《洞庭湖治理与开发》,主编是王克英,我是第一撰稿人。1998年初,王克英提议采用专访的形式,把钱正英、周光召、林一山、张光斗、徐乾清、魏廷铮、李锐等领导和专家关于洞庭湖的指示与意见写进书中,并请他们题词。
  1998年5月15日,我与史杰之子、省政府经济研究信息中心办公室主任史小溪和湖南人民出版社编辑朱永红到北京专访了上述领导和专家。他们的意见以“有关人士和专家谈洞庭湖治理与开发”排印在书中第828页。
  徐院士回答“三峡水库建成后对洞庭湖将有哪些影响”时说:“三峡建成后,荆江河段冲刷厉害,分向洞庭湖的水沙会大大减少,除松滋口能维持现在水平外,藕池口将减少90%以上。洞庭湖出流情况会大大增加,2030年后又会回淤,但比现在应退一些。这些影响,对洞庭湖是有利的。对航运可能有负作用,至湘潭可能有断航的危险”。“荆江河段冲刷厉害”、“分向洞庭湖的水沙会大大减少”和“至湘潭可能有断航的危险”,这几句话对我震动很大,我当即反问:三峡水库下泄的清水冲刷使荆江河道下切,洞庭湖湖口就会大大下降,有可能出现荆江比洞庭湖低很多的局面,是不是需要在湖口筑坝才能蓄水?他回答说:1987年三峡论证时,数学模型计算结果表明,藕池口至城陵矶河段冲刷会很深,洞庭湖湖口要不要筑坝,值得很好研究。从专访徐院士这一天起,我就开始考虑洞庭湖湖口是不是要筑坝的问题,后来还与地质学专家童潜明一起多次研究商谈过洞庭湖筑坝选址及其地质条件,先后多次在不同埸合不同媒介呼吁要在洞庭湖湖口兴建控制工程。2013年3月12日,百度搜索引擎在互联网上找到相关结果为:郭辉东洞庭湖3220个,郭辉东洞庭湖生态经济区425个,郭辉东洞庭湖岳阳综合枢纽347个,郭辉东洞庭湖湖口筑坝154个。
  “2004世界地球日暨科学发展观论坛”4月24日在北京大学光华学院举行,我应邀发表了32700字的《中国水循环与水量平衡图构想》的主题报告,并作了多媒体幻灯片演示,引起了轰动性反响。第二天我拜访徐院士时把这篇文章送给他,他翻看一会后问我,写这篇文章要花多少时间,我回答说不到一个礼拜。他又问:你一天可以写多少字的文章。我回答说:有时一天写一万多字,有时一个晚上写一篇。他说:我看了你写的洞庭湖那本书,很流畅,知识面很广,我们写东西很慢,还是疙疙瘩瘩的。“疙疙瘩瘩”四个字,是用很重的江浙口音说出来的。他说:中国水循环这个课题的研究很重要,水利部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刘国纬写了本书,叫《水文循环的大气过程》,你可以与刘教授联系,从大气循环的角度研究水循环与水量平衡。但他不肯向水利部领导推荐我申报课题。我把有关材料报送给了水利部部长汪恕诚,汪部长看到有关材料后,对文章的观点表示认同。他的批示认为:“这个专题,思路非常开阔,内容很新颖,与水资源综合规划有关系,但比其他专题站得更高,尺度更大,思路更广”,并指示水利部规划计划司纳入全国水资源综合规划之内。后来我联合刘国纬、中国水利经济研究会秘书长陈美章、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副院长王忠静以及湖南师范大学国土资源学院院长朱翔、湖南省水利厅副总工程师聂芳容、湖南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卢承志等人一起开展了《中国水循环与水量平衡方略对策研究》。2006年7月18日提交30多万字研究报告是由我一个人写成的,其中涉及的大百科全书达15种。在该研究报告的方略对策之九《湖南省人水和谐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构想》中明确提出21世纪与湖南有关的重大治水工程之三是“湖口筑坝”。

  二、洞庭湖湖口筑坝是什么时候提出的?本文作者已多次在不同埸合不同媒介呼吁要在洞庭湖湖口兴建控制工程。
  洞庭湖湖口筑坝的名称有一个变化过程,本文作者2004年4月10日提出“在洞庭湖出口修建一个控制工程”,2011年5月10日提出“洞庭湖出口兴建岳阳综合枢纽工程”。湖南省洞庭湖工程管理局副总工程师周北达与卢承志2009年7月在2009年第14期《人民长江》发表题为《城陵矶建设综合枢纽工程可行性探讨》的文章叫城陵矶综合枢纽工程,2012年12月10日通过专家评审的《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规划》的龙头工程叫城陵矶洞庭湖综合枢纽工程,2013年3月18日多家媒体披露湖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提交的预可行性研究报告叫洞庭湖岳阳综合枢纽。洞庭湖岳阳综合枢纽工程效果见图1。

[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经查找核实,本文作者已数十次在不同埸合提出要在洞庭湖湖口兴建控制工程。2004年4月10日出版的《新湘评论》最先提出“未来有可能在洞庭湖出口修建一个控制工程”,2011年5月10日出版的《武陵学刊》首次提出“洞庭湖出口兴建岳阳综合枢纽工程”。
  (1)2003年4月16日至28日,湖南卫视专题片中国五湖行—《天下洞庭》在洞庭湖区连续报道13天,我应邀以洞庭湖首席专家身份参与其事,同行的专家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程福祜、韩孟和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炎黄文化研究所所长何光岳。在东洞庭湖和城陵矶做电视实况节目时,数次与有关专家试探性地征询过在湖口建坝的问题。
  (2)在《新湘评论》发表的文章中有4次提出要在洞庭湖湖口筑坝或修建一个控制工程。第一次公开表达是2004年第4期《新湘评论》(时名学习导报)刊载的《洞庭湖还能成为中国第一吗?—洞庭湖与鄱阳湖比较研究》,“有的专家认为,三峡水库运行后,荆江河道冲刷厉害,会出现湖高于江的局面,为了不使湖中的水流走,未来有可能在洞庭湖出口修建一个控制工程”。2011年第7期《新湘评论》发表的《把湘江打造成东方莱茵河》又一次公开提出洞庭湖未来的重大工程有湖口筑坝,“洞庭湖出口可能需要建立控制工程才能关住一湖大水”。同期《新湘评论》署名东庭的《洞庭天下水》和2011年第10期《新湘评论》特约文章《把长株潭绿心建成“东方维也纳森林”》,也都提出洞庭湖未来的重大工程有“湖口筑坝”。
  (3)2006年3月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袁乾培主编的《湖南经济蓝皮书·2006年湖南经济展望》,郭辉东、邓润平的文章《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加速湖南环境友好社会建设》,以及2006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湖南经济报》记者高芳就湖南与中部崛起大思路专访我时,再次提出未来洞庭湖的重大治理工程有湖口筑坝。
  (4)2008年7月30日,省参事室组织几名省政府参事到长沙新港和长沙湘江枢纽附近考察,后来我专门找该枢纽工程设计负责人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副总工程师周作茂详细了解相关情况,写成《关于加快推进长沙湘江枢纽工程建设的建议》,并联名聂芳容、袁永年、朱翔、程不吾、彭爱学等报省政府,对选址蔡家洲的长沙枢纽工程尽快上马起到了推动作用。2013年3月6日,我与洞庭湖岳阳综合枢纽工程预可行性研究负责人、现任航电枢纽设计处处长周作茂通电话时,两人回忆了当时我提请他关注洞庭湖湖口建设枢纽工程的事,他说这次承担洞庭湖岳阳综合枢纽工程设计,是根据省里的决定搞的。通话中我还建议他关注兴建长江至洞庭湖无坝引水工程和沟通湘桂运河把长江与珠江水系形成水运网络,随后将相关的10篇文章传送给他。
  (5)2008年11月27日,我应特约于航运在两型社会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学术论坛暨湖南省航海学会2008年学术年会发表《湖南水运发展战略构想》的主题演讲,2009年3月出版的《湖南交通科技》第三十五卷发表了这篇文章,其中内容有“三峡水库建成后,对洞庭湖供水和航运将发生什么变化?我于1998年曾专访过水利部原副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徐乾清。徐院士认为:"三峡水库建成后,荆江河段冲刷厉害,分向洞庭湖的水沙会大大减少。对航运可能有负面作用,至湘潭可能有断航的危险"。"三峡水库正常运行若干年后,荆江河道将向下刷深,洞庭湖泥沙淤积减少,洞庭湖出口可能大为下降,洞庭湖出口处只有人工筑坝,建立控制工程才能关住一湖大水。”
  (6)2009年11月3日,第十三届世界湖泊大会在武汉举行,我提交的《三峡水库运用后洞庭湖区公共安全的应对措施》和《洞庭湖与鄱阳湖比较研究》两篇文章在大会交流,在全世界专家学者面前公开提出”洞庭湖出口处只有人工筑坝,建立控制工程才能关住一湖大水。”
  (7)2009年11月28日,长江技术经济学会2009年度理事会暨三峡工程与流域经济研讨会在葛洲坝(600068,股吧)和三峡水库至重庆库区的昭君轮举行,我的主题发言是《生态文明时代的洞庭湖再造—谈三峡水库运用后对洞庭湖的影响及应对措施》,在多媒体演示中提到“洞庭湖湖口筑坝,是提到议事日程上的时候了”。
  (8)2009年12月11日,湘鄂两省专家学者聚会探讨长江至洞庭湖无坝引水设想方案,参加座谈的有张承建、朱翔、童潜明、卢承志、聂芳容、刘卡波、林河、彭爱学、史小溪等,我在多媒体演示汇报时提出“应当适时调整洞庭湖整治思路,寻求长治久安的新对策新举措。湖口筑坝是提到议事日程的时候了”。2010年2月6日,张承英把我写的座谈纪要和《呼吁兴建长江至洞庭湖无坝引水工程和暂缓建设松滋核电站》在网上发表。3月22日省委书记张春贤对《关于兴建长江至洞庭湖无坝引水工程的建议》作出批示:“请明华并来山同志阅示”。3月26日常务副省长于来山批示:“请水利厅阅研”。
  (9)罗海藩主编的《湖南城市蓝皮书·城市公共安全》,2010年4月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特约我写《三峡水库运行后对洞庭湖区城市安全的影响及应对》一文,也有与之(5)大致相同的表述。
  (10)2010年11月29日,首届洞庭湖发展论坛在岳阳市举行,我首次提出洞庭湖生态经济区的命题和比较完整的《环洞庭湖生态经济示范区设想》,提出目前急需而且条件比较成熟的重大工程之五是“洞庭湖出口兴建岳阳综合枢纽工程”。这篇文章在洞庭湖区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会、湖南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举办的征文活动中获一等奖。该文收入颜永盛主编的《2010洞庭湖发展论坛文集》,2010年10月由湖南大学出版社出版。该文还收入中国科协编的《首届中国湖泊论坛论文集》,2011年12月由东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11)2011年第3期《武陵学刊》发表《洞庭湖生态经济圈示范区设想》一文,这是刊物上公开发表的第一篇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设想的文章,提出目前急需而且条件比较成熟的重大工程之五是“洞庭湖出口兴建岳阳综合枢纽工程”。
  (12)2011年11月3日,第二届洞庭湖发展论坛在常德市举行,我在发展论坛交流的文章是《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建设要有新思路大举措》,提出需要实施的重大工程之九是“洞庭湖出口兴建岳阳综合枢纽工程”。此文还收入颜永盛主编的《2011洞庭湖发展论坛文集》,2012年7月由湖南大学出版社出版。
  (13)2011年10月7日,红网论坛“献策湖南”发表的《洞庭湖生态经济圈建设必须要有新思路大举措》,再次提出环洞庭湖生态经济圈示范区建设必须要有独特的新思路大举措。
  (14)2011年11月18日至22日,中国共产党湖南省第十次代表大会提出加快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建设的重大战略决策。2012年3月本人应邀参与《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规划》研制工作。3月24日应约在湖南经视《天下洞庭》大型节目中接收采访,访谈的内容是“洞庭湖生态经济区畅想曲”,这是我在电视节目中第一次提出兴建洞庭湖综合枢纽工程。
  (15)2012年9月底至10月初,我作为第二届中国湖泊论坛核心专家组成员参与了太湖、鄱阳湖、洞庭湖考察,并执笔撰写呈报国家领导人和中央有关部门的专家建议书。9月25日乘船考察东洞庭湖后到三江口和城陵矶,听了综合枢纽拟选坝址的情况介绍,认定是可选之地。在代拟的专家建议中写道:“三峡水库运行后长江中游河湖冲淤发生了新的变化,清水冲涮使荆江河道下切,荆江南岸三口分水分沙减少,已引发冬春季洞庭湖水资源短缺及水环境恶化。松滋口建闸不仅需要而且条件已基本具备,在城陵矶适当位置建设综合枢纽也有必要。建设城陵矶综合枢纽有利有弊,有些问题需要结合三峡水库运行后河道冲淤变化及江湖关系变化进行研究,有关部门和单位可以适时开展前期准备工作,探索和研制南北兼顾、江湖两利的方案”。
  (16)2012年10月在湖南省人民政府经济研究信息中心主办的《研究与对策》第5期刊发了《洞庭湖与鄱阳湖一样都能建成世界上最有特色的环境友好型生态经济示范区》。
  (17)2012年10月26日,第三届洞庭湖发展论坛在益阳市举行,我提交的论文是《洞庭湖生态经济区总体设想》,提出急需而且条件比较成熟的以及从长计议需要实施的重大工程之九是洞庭湖出口必须兴建岳阳综合枢纽工程。
  (18)2012年11月4日至5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湖南省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湖泊论坛在长沙和岳阳举行,我提交的《洞庭湖生态经济区总体设想》收入中国科协编的《湖泊流域生态建设与可持续发展,第二届中国湖泊论坛论文集》,2012年11月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19)参加在省委礼堂举行的第二届中国湖泊论坛开幕式后,我到岳阳分会场参加论坛交流活动,其间与岳阳市委副书记李志坚等会见时,提请岳阳市委市政府重视岳阳综合枢纽工程建设,并建议开凿运河把东洞庭湖、南湖、东风湖、白泥湖、黄盖湖相连,流动的水能打造出清净的岳阳城市水环境。随后我又进一步构思,未来若能使运河下经嘉鱼九宫湖至鄂州的长江故道与长江相连,上经鲇鱼须、安乡、澧县、松滋河到枝城洋溪长江洞庭湖无坝引水工程与长江相连,则可从根本上解除两湖平原洪患和长江洪水对武汉的威胁,也可使长江航道缩短几百公里。
  (20)2013年2月26日,我综合多篇文章的内容写成《洞庭湖生态经济区总体战略谋划》,拟在《经济地理》杂志发表。提出洞庭湖长治久安的重大工程之八是开辟南北分洪道,从澧水尾闾开河道经注滋口(鲇鱼须)到东洞庭湖;之九是必须在城陵矶兴建洞庭湖综合枢纽工程,之十是在长江干流枝城到松滋大拐弯处的洋溪兴建类似都江堰的无坝引水工程,有望收到江湖两利的奇效。

[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三、洞庭湖湖口筑坝的根本原因,是三峡水库清水冲刷使荆江河道下切,出现了湖高于江的局面,三峡水库下泄的清水多引入洞庭湖,能收到江湖两利的效果。
  几千年来没人想过提过洞庭湖湖口筑坝的问题,为什么近10多年来人们想到要在洞庭湖湖口筑坝呢?原因又是什么呢?
  (1)洞庭湖湖口筑坝的根本原因,是三峡水库清水冲刷使荆江河道下切,出现了湖高于江和枯水期湖区缺水的局面。
  三峡水库运行后使荆江河道清水冲刷下切,降低了分流河道口门水位,引起荆江南岸松滋、太平、藕池三口分水分沙减少,三口河道流量减少甚至断流,2006年藕池河西支与虎渡河断流分别达334天和317天,冬春季三口河道断流已引起洞庭湖区水资源短缺、人畜饮水困难、水环境恶化等问题。湖北省松滋、公安、石首和湖南省安乡、南县、华容等县市共有26万公顷耕地和300多万人口生产生活严重缺水。

  (2)数学模型计算结果表明,三峡水库运用40年末藕池口至城陵矶河段河床平均冲深5米以上。
  长江科学院数学模型计算结果表明,“藕池口至城陵矶段,至2032年末,该段冲刷量为17.63亿吨,若按河宽1400米计,河床平均冲深5.48米;水库运用40年后,该段冲刷已达平衡,冲刷量为18.05亿吨,按河宽1400米计,河床平均冲深5.61米”;“藕池口至城陵矶段,最大冲刷量16.623.48亿吨,发生在枢纽运用4060年,河床平均冲深5.3-7.5米”。

  (3)三峡水库下泄清水对荆江河道的冲刷比原预料的大,三口来水来沙量比原预料的少得多,四水入湖年径流量也大为减少。
  2003年6月1日三峡水库蓄水以后,下荆江河床冲刷量比原预料的大,洞庭湖来水来沙量比原预料的少得多。2002-2005年下荆江河槽冲深0.7米,年均冲深0.23米。1973-1980年三口分流入湖年径流量为841亿立方米,2004年分流入湖年径流量只524亿立方米。三峡水库蓄水后长江三口入注洞庭湖的流量急剧减小,多年平均流入量由1953年-1958年的1479亿立方米减少到2003年-2008年的496亿立方米,减幅达67%;枯水季节平均流入量由1953-1958年的234亿立方米减少到2003-2008年的52亿立方米,减幅达80%。另一方面,三峡水库启用后,四水入湖年径流量也大为减少,1991-1998年三峡水库启用前,入湖年径流量为1888亿立方米;2004年三峡水库启用后,入湖年径流量为1499亿立方米。

  (4)解决长江中下游和洞庭湖区以及四水流域枯水期缺水问题,比较理想而且能够实现的办法,是上游水库科学调度,适时适量给下游补水。
  长江上游来水量大,年径流量一般是4510多亿立方米。长江流域干流石鼓以下及主要支流已建、在建和规划的控制性水库共38座(其中已建22座、在建9座、规划7座),总库容2485.4亿立方米,防洪库容769.24亿立方米,占长江流域主要防洪水库防洪库容的91.4%。2030年控制性水库全部建成投运后,将在长江流域防洪、供水、发电、航运等方面发挥巨大作用。解决长江中下游和洞庭湖区以及四水流域枯水期缺水问题,比较理想和有可能实现的办法,是上游水库科学调度,适时适量给下游补水。2009年10月26日三峡水库下泄量为9160立方米,对缓解洞庭湖区缺水问题起到过立马见效的作用。38座控制性水库全部运行后肯定还可以加大三峡水库的下泄量。三峡水库及上游控制性水库实时联调后,三峡水库在枯水期某些时段每秒能够下泄1万至2万立方米的水。

  四、在洞庭湖湖口筑坝和松滋口上游长江大拐弯处的洋溪兴建无坝引水工程与人工运河,能够从根本上解决洞庭湖枯水期缺水的问题。
  2009年11月12日,本文作者应约在《湖南经济报》发表过一篇题为《一个谋划试解洞庭湖缺水》的文章。三峡水库以下100公里长江大拐弯处的枝城洋溪,芦家河江心有一块巨石叫鄂脑石,将长江水道分为左右二槽,洋溪街到松滋县小南海挡有一座小山,适宜开凿类似都江堰的宝瓶口水道,若能在此兴建一个无坝引水工程与相距20公里的松滋河相连,三峡水库下泄的清水就能够自流到洞庭湖,不仅能够从根本上解决洞庭湖枯水期缺水的问题,而且能够使洞庭湖平原出现一幅比“八百里洞庭”更加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美好图景,一定能够与成都平原的“天府之国”竞相争辉。由此可见,在松滋口上游长江大拐弯处的洋溪兴建无坝引水工程与人工运河,能够从根本上解决洞庭湖枯水期缺水的问题。如果不在洞庭湖湖口筑坝,高于长江的洞庭湖水还是会白白流走。洞庭湖多年平均入湖径流总量为3018亿立方米,其中松滋、太平、藕池、调弦四口来水1119亿立方米,占入湖总量的37%。在长江之水难以从四口流入洞庭湖的现状面前,如果只在洞庭湖湖口筑坝,而不引入三峡水库下泄的适量清水进入洞庭湖,洞庭湖枯水期缺水的问题还是难以解决。长江至洞庭湖无坝引水工程示意图见图2。

[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12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五、世界第三大河与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交汇的城陵矶兴建洞庭湖岳阳综合枢纽工程,这个枢纽综合功能的最大限度发挥,必能像都江堰、灵渠、三峡水库一样成为世界水利史上的一大奇迹。
  在洞庭湖以上的长江流域以及湘江与漓江交汇处,中国人修建的都江堰、灵渠和三峡水库,堪称世界奇迹。都江堰利用独特的地质地势和水文条件修建无坝引水工程,使成都平原成为水旱无忧的天府之国。灵渠利用兴安城东南2公里处的分水塘筑坝并挖通太史庙山,通过分水铧嘴将湘水分为二股,一股以七分水量沿北渠流入湘水,另一股以三分水量沿南渠引入漓水,沟通长江与珠江水系的湘桂运河直到20世纪中期湘桂铁路通行后还在运用。若在世界第三大河与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交汇的三江口所在地城陵矶兴建岳阳综合枢纽工程,这个枢纽综合功能的最大限度发挥,必能像都江堰、灵渠、三峡水库一样成为世界水利史上的一大奇迹。

  六、洞庭湖岳阳综合枢纽勘察设计还有些相关问题需要进一步探讨。
  洞庭湖岳阳综合枢纽选址在东洞庭湖出口河段,即君山至城陵矶长约15.8公里水道,设计正常蓄水位25米,相应总库容30.3亿立方米,枯期最低调控水位22.5米,相应库容11.3亿立方米,电站总装机容量20万千瓦,年枯水期发电量4.8亿千瓦时。工程建成后将获得15.3亿立方米的调节库容,增加洞庭湖水面积1500平方公里,使四水下游及湖区322公里航道达到三级以上标准,建三线3000吨级船闸,设计年通过能力1.5亿吨。这个工程建成后,能改变“涨水为湖、退水为洲”的景象,对修复洞庭湖生态环境、发展航运、保障供水、改善灌溉、推进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建设都将产生巨大作用。但是,勘察设计还有些相关问题需要进一步探讨。

  (1)城陵矶可能是天生地成筑坝的地方,但地质状况还需进一步勘察,并应采取相应的防震工程措施。
  城陵矶位于长江与洞庭湖交汇的右岸。《水经注》载:“江之右岸有城陵山,山有故城”。由于矶头滨临江岸,成为两面临水的岛矶,使三江口成为洞庭湖与长江的节点。由此可见,城陵矶有可能是天生地成筑坝的理想地方。但是,城陵矶地层为板溪群浅变质岩基底,处于湘江古断裂带上。湖南省地质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童潜明在2011年第9期《国土资源导刊》发表题为《城陵矶不具备建枢纽工程地质条件》的文章认为:“据2009年湖南省地质调查院完成的1∶25万岳阳市幅区调报告显示:东为第四纪仍在活动的洪湖—湘阴断裂,它是由大致平行的3条断裂构成,从而使断裂的一侧上升隆出湖面,君山岛即由此而成,故而东洞庭盆地的底部基岩是参差不齐的;西为第四纪也在活动的砖头—漉湖断裂。两断裂之间即广兴洲地堑。断裂在第四纪的活动可以从历史上发生的地震说明。据《中国地震裂度区划工作报告》,本区属于麻城—岳阳—宁乡构造地震带,沿此带在湖南境内有临湘、岳阳、湘阴、宁乡地震群”。为慎重起见,对于城陵矶筑坝的地质状况还需进一步勘察,若建坝必须采取相应的防震工程措施。

  (2)洞庭湖湖口地区修建综合枢纽与修建公路大桥、铁路大桥应当统筹考虑。
  在洞庭湖湖口地区,己建洞庭湖大桥一座,公路和铁路部门正准备各建一座大桥,加上岳阳综合枢纽,在君山至城陵矶这个较小的水域建四个大的工程,既影响泄洪和水上运输,也会增大投资,还会使岳阳楼风景区大刹风景。建议拟建的公路铁路大桥合二为一,能否把公路铁路水电综合枢纽三者合而为一,也可以研究论证。

  (3)综合枢纽正常蓄水位再高一点更好。
  拟建的岳阳综合枢纽正常蓄水位25米,低于警戒线5.5米。东洞庭湖地区的地面高程一般为26—30米,其中君山、建新、钱粮湖等堤垸的地面高程一般为26—28米。若洞庭湖七里山水位抬高到26米(黄海高程),洞庭湖蓄水量可达44亿立方米,水面积1730平方公里左右。为了有利于增加洞庭湖蓄水和便于航运,建议适当提高岳阳综合枢纽正常蓄水位,可在25.5米、25.8米或26米三者之中选取。

  (4)应当建造一个万吨级船队或万吨级船闸为未来水运发展预留空问。
  2007年9月在武汉召开“三峡工程运行与长江中游水道研讨会”,我应特约撰写《湖南水运与长江黄金水道建设》的文章在会上交流,预感到我国水运巳进入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建设期。国家投入巨资对长江航道进行疏浚后,万吨级货轮即使在枯水期也能进入洞庭湖。2010年11月22日,载重9900吨巴西粉矿的万吨货轮“柏顺698”靠泊城陵矶港13号散装码头,该轮吃水6.4米,核定装载吨位为1.2万吨,创造了城陵矶港接卸能力的历史新纪录。岳阳综合枢纽拟“建三线3000吨级船闸”,以发展的眼光从长计议,我认为应当建造一线万吨级或万吨级船队的船闸,为未来水运发展预留空间。

  (5)三峡水库下泄清水对荆江河道冲刷下切以及岳阳综合枢纽运行后对武汉供水有什么影响,应当结合三峡水库运行后河道冲淤变化及江湖关系变化进行研究。
  三峡水库下泄清水对荆江河道冲刷下切会怎样继续发展?由此而引起的洞庭湖枯水期缺水是否会继续加重?湖口筑坝是否会妨碍洪水下泄?城陵矶建坝后对湖北及武汉供水会发生什么影响?对这些问题需要结合三峡水库运行后河道冲淤变化及江湖关系变化进行研究,并探讨兴利去弊措施。对是否妨碍洪水下泄以及是否影响武汉供水的问题,我认为由于综合枢纽采用调枯敞洪模式,既不会妨碍泄洪,也不会减少对武汉的供水量,反而会为枯水期增加武汉供水量创造有利条件。

[杂谈] 浩浩汤汤何日现 葱茏不见梦难圆 - 路人@行者


更多精彩,欢迎继续阅读:
[资讯] 岳阳枢纽展蓝图 巴陵胜状看洞庭(10P) [原创] 激情五月下洞庭 白银盘里一螺青(22P)
[原摄] 院士专家谋发展 湘江枢纽聚佳朋(13P) [原创] 岳麓山下千帆竞 蔡家洲前一湖平(15P)
[原摄] 塞上江南春意闹 黄沙古渡柳色新(15P) [新闻] 筑坝拦河扮靓湘江 长沙航电枢纽十月开建
[原创] 莫视洪水如猛兽 须知水土是资源(07P) [原摄] 暴雨半掩三峡坝 树荫浓罩枇杷青(上11P) (下10P)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保在身边
阅读(2246)|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